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7)

前文



7

二人出此荒林,在十余里之外找见人家时,日已西沉。

数间棚屋均掩了门窗,更添几分冷清,惟一家早早亮了灯,昏黄的烛灯在暮色与夜色交汇中摇曳。


蓝忘机在外礼貌的轻敲了几下,半晌,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缝,一个当地打扮的男子犹豫着从门内悄悄望过来。

偏僻之地见过的世家中人算不得多,只是门外修士身量修长,白衣胜雪,头戴云纹抹额,身负七弦古琴,单看气质即可想其不凡。

男子怔愣间,蓝忘机已开口道:“途经此地,听闻有邪祟出没,不知可否打扰一番。”

“当然当然!”男子忙道,拉开大门请他进屋,不过在见到蓝忘机身后还跟了一个小孩子时,又是一惊,差点没拿稳门栓。

“我有那么可怕么!”小魏婴不乐意了。

“不是不是!”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只是,刚刚没看见......”


屋内陈设很是简单,男子简单收拾了一下,给二人斟了茶。

“这几日发生了何事?”蓝忘机问道。

男子面色略有紧张,措辞一番后道:“前段时间山林之中突然来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会发出凶尸那样恐怖的咆哮之声,可又没有凶尸那样的身形,雾气大时朦胧见过一次,头带铁盔,双眼被铁片罩住,不见身体,吓到了村子里前去过山林的不少人。”

“是否伤过人?”

“伤人倒是不曾,”男子心有余悸的道,“只是看着着实可怕,我们这种没有修为的,远远望见就跑开了。”

思索一阵,蓝忘机道:“驻守此地的世家可有去过?”

男子摇摇头,“本来是要去的,但不知怎么从别处来了一个家族,叫什么......秣......秣陵什么氏......他们接手此事后,不许他人插手,也不许我们这些平民前去。”

小魏婴在旁边托腮听着,一天未曾进食,又来回奔波了一遭,不由生了几分倦意,悄悄转过头背对二人打了个呵欠。

“可还有其他世家前来?”蓝忘机继续问道。

“有的,”男子点点头道,“好像是兰陵那边金氏的门生。”

继射日之征温氏被灭后,兰陵金氏隐隐有种百家仙督之态,倒不意外这人会听说过。

男子在一旁絮絮叨叨的继续说着近日之事,有蓝忘机听着,小魏婴觉得自己不必那么认真,坐了一会儿着实太过无聊,又打了个呵欠,下意识的往蓝忘机身边靠。

椅凳有些高,小魏婴在下面晃了晃腿,抬脚时没注意,不小心踢到了一方桌脚,桌上的茶杯晃了个弧度歪了身,残留的黯色茶水泼出一道水渍。

两人皆朝他望来,小魏婴忙扶起茶杯。

“......”

沉默一瞬,蓝忘机起身对男子道:“方才我们进入山林,见到这两世家处理完此事,今日之后大抵不会出现类似情况,我们便不再多做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怎么能算打扰呢。”男子哈哈道。



跟着蓝忘机出来后,小魏婴觉得一下精神了不少,“蓝湛你问完啦?”

“嗯。”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或许要去过清谈会才知道。”

“哦......”小魏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问他道:“那我们现在去哪?”

“带你去吃饭。”

“蓝湛你最了解我了!”小魏婴高兴的道,而后认真的保证,“刚刚我真不是故意弄倒茶杯的!”

“嗯。”

“但如果知道这样可以离开的话我应该早点弄倒的。”

“......”



下篇

评论(27)

热度(162)

  1. 蓝羽逸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