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风月尽

  • 仙魔架空paro,一发完。




    魏无羡不是没想过能再见到蓝忘机的。

    只是在云霄雾里张琴邀雨也好,在司命轮台执掌刑罚也好,都不该是现在这般,顶着众生口中魔君的身份,救下自己这个被称作十恶不赦的人。

    就同多年前一般,那人依旧一袭出尘白衣,面色却是愈冷愈寒,剑锋凌厉,风露动黄昏。

    倒下一众兵将,越出包围的结界时,他听见身后蓝启仁尚气急败坏的声音,“蓝忘机你疯了么!”

    那人未语,碧霞飘渺的上空,环住自己的力道始终不减分毫。



    踏足大殿,四方垣壁熟悉的黑焰幽荧,他望见温宁立于殿内上古器物所构的阴阳阵法之前,视线对上自己的一瞬间,清秀面容上竟是有泪痕斑斑。

    魏无羡挺想过去拍他一下,说你可是跟着我的鬼将军怎么能哭呢?可惜蓝忘机源源不断传输而来的灵力只能堪堪护住自己最后一缕神识而已。

    他们两有多久没见了呢?

    莫名重生一世,魏无羡也不知究竟过了多少年月。昔日不夜天一战,他成了让众仙闻之色变的魔界祸首,之后仙门道士腾云压境,以驱魔奸邪为名号来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围剿,乌泱泱一众修士中,不曾见蓝忘机的身影。

    魏无羡觉得,若有朝一日自己能再归于此处,身边那个人,怎么都不会是蓝忘机。

    如此不食烟火之态,就该是九重天上最清冷的仙君,手中一把七弦古琴,风过叶落不惹尘埃。

    心底却又隐隐期待着,那个人可以是蓝忘机。




    昔年仙庭初逢恍若昨夕。

    两道剑锋相错,翻碎的酒坛散了醇香,魏无羡望着陈酿混入泥土,暗道了一声可惜。

    “诶,忘机兄,何必那么大火气呢?”

    半盏茶的功夫前,他提了天子笑,倚于千年红梅树下小酌,却好巧不巧遇见这个气场冰冷的小古板。

    “云深不知处禁酒。”蓝忘机淡淡的道。

    魏无羡挑挑眉,“今日云梦仙阁前来拜访,他们均在正殿议事,我辞了江叔叔偷溜出来饮酒,怎么忘机兄也来了此?”说着凑近几分压低了声音道,“难道是专程跟着我不成?”

    那人似是微红了耳垂,与其拉开距离,蹙着眉面色更是冷漠的道:“……不知羞!”

    魏无羡腾上云头,大笑道:“你们云深不知处仙府律令最是繁多,有机会蓝湛你一定要来云梦游赏一番。哈哈哈哈,这坛天子笑,就当是见面礼了。”

    语毕运了仙法离去,眉宇飞扬的轻狂之姿似是胜了这仙林景致。


    蓝忘机垂了眼帘,转身向同他相反之处离去,不再多想多看。

    可如何避得掉呢?

    这人一袭玄色衣衫,手执佩剑,腰悬长笛,放肆的大笑之声犹在耳畔回响。

    自此一眼,再难相忘。




    “蓝湛……”靠在蓝忘机身上,魏无羡突然出声唤他,过于不支的灵力让得嗓音都添了沙哑。

    “我在。”蓝忘机握住他的手。

    “想喝天子笑了……”魏无羡喃喃道。

    “好。”蓝忘机应道,“待你好转,我带你回姑苏。”


    魏无羡半闭眼眸,这样宁静的感觉已许久不曾有了。从莲花坞被屠戮尽的那一日起,他的前程便注定了一片昏暗。

    修了鬼道入魔,他很少再饮过酒。几番对月独酌,亦品不出其中味道。只偶尔忆起与蓝忘机少时同窗,邪祟并除,尘世共游之时,方觉几分甘甜。



    “蓝湛,中秋月明,凡间此景与天界大不相同,我没骗你吧?”

    “偷溜出来,还是不妥。”蓝忘机微微皱眉。

    “哎呀我说蓝二哥哥,你这都陪我来了还谈什么妥不妥,”魏无羡扬起眉梢去搭他的肩,“这世间红尘之趣可是道不尽,我带你逛逛。”

    “……好。”

    漫天烟火绽放之时,魏无羡偷偷偏头看他,身边的白衣男子抬了头,火光映进那双浅眸,竟亮过了星辰闪烁。



    多年之后分道扬镳,独自再赏此景,却再无那时心境。执着玉杯,魏无羡曾颇有无奈的勾起唇角,这样一个闷得有些冷淡之人,怎么就能让自己如此念念不忘呢?

    明明蓝忘机不喜他修鬼道。



    岐山温氏一脉,上古开宗,占了天时地利,多为修为高深之辈,其势之大,竟隐隐胜了帝君天威。

    魏无羡觉得甚为可笑,修仙既是无法压制,何不如邪魔外道来得肆意痛快?正邪黑白,本就同源。

    那时他满心为了报仇,攻上岐山到底棋差一着,被温氏打入魔界境内,既是万幸又或是不幸得了鬼道修炼之法。

    灭了温氏,偌大的炎阳烈焰殿之前,众家修士皆在欢庆此等壮举,只有蓝忘机找到了他,抓住他把玩陈情的手腕,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道:“魏婴!此道损身,损心性。”

    沉默一瞬,魏无羡冷笑着甩开他,“你做你的仙君,我修我的鬼道,心性如何,与他人何干?你怎知我控制不住?”

    最终果然逃不过身死魂消的结局。





    “魏婴。”蓝忘机将他带到了阵法之前,对他道:“此阵可夺造化,逆阴阳,能救你性命。”

    魏无羡看着他,似是下定什么决心开口道:“蓝湛,你听我说,我害怕再没有机会,所以一定要告诉你,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我发誓不是像以前一样逗你玩儿,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岁岁年年一直在一起。”

    蓝忘机微微颤抖着抱住他,“我也是。”


    入阵之前,魏无羡听见温宁悄悄道来的话,“公子,你一定能成功的,蓝仙君之所以入魔,便是因仅此魔界禁术方能聚你魂魄。”

    魏无羡微微一怔,而后心口难言的疼,他无法想象在那些过去的年月里,蓝忘机是如何因为自己破了云深仙庭禁令,甚至背叛整个仙界,至了自己曾经所在之地,费心收集古器建此阵法。

    可惜少了自己的神识。

    所愿不得偿,召魂不得归。

    所幸人间有散修献舍,这一世,他终是与蓝忘机再重逢。


    温宁凝神望向这个自己一直追随的男子,彼时不夜天城,陈情一曲起,白骨生花,万千鬼将修罗再世,魏无羡立于阵法之上,冷笑着望向众仙极尽难看的面色,黑色衣袂随风张扬,身后三千星汉黯淡无光。

    如此敢与天命相抗,他和蓝仙君都不会输的,温宁紧紧握了拳。



    混沌意识中,魏无羡始觉灵力重归。

    神魄再聚,浴火重生。

    他本就是天资极高之辈,恰逢瓶颈之期,灵力难以正常流转,才被各路围剿而来的仙君钻了空子。置之死地而后生,若是成功渡了此劫,便可得天地造化,虽非世人口中所谓正道,却也可同日月齐辉。日后的事,只要有蓝忘机相伴,走一步算一步,何必那么在意。

    蓝湛,魏无羡在心里默念道,你等了我这么久,我可不能再让你等下去了。


    周遭有曲音萦绕,平了自己悬着的心。忽忆年少之时同赴人间,未料遭邪祟暗算被困洞底,火光摇曳间,便是此曲深深入了自己心底。

    “蓝湛,这首曲子真好听,天下一等一的乐师怕是都奏不出,不过我取了那么多名字,都没有满意的么?还是你已经取过名字了?”

    “有。”

    “嗯?”



    曲名为何呢?

    光华流散,勾弦曲落,一道低沉嗓音在耳畔响起。

    “曲名,忘羡。”

    抬眼间,他望见那人未及消散的清浅笑意,仿佛是这无尽黑暗里唯一的光。


    七步乾坤掌波涛,八面人心何足道。

    魏无羡扣住他的手,修长指节穿过指缝与他十指相扣。

    “蓝湛,我成功了,以后你可是再也甩不掉我了。”

    蓝忘机将他紧紧抱住,尘埃落定的嗯了一声。



    就像他们约定好的那样,此后天地六合寥寥,边塞极尽十方飞雪,看这日月轮转更迭不怠,待阴阳交替将年岁煎尽。

    长生共万劫,风尽月落不舍眷慕。

    END

  • 评论(17)

    热度(256)

    1. 曲终人不散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