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6)

前文


6

“蓝湛蓝湛!”小魏婴晃了晃牵着他的手。

“我在。”

“要去看看么?”他见蓝忘机一直望着那众世家之人,也是踮了脚向他目光所及之处看去,“我可以等正事完了再吃饭的,出了力我要吃好多好吃的。”

蓝忘机似是无奈的笑了一下,将他抱起叮嘱道:“记得一直跟紧我。”

而后退于人流之外,御了避尘跟随那几人而去。



深林之中光线晦暗,树影森森交错笼罩了身形,时有林风大作,寒意砭骨,迷蒙之中夹了隐约声响,混着淡淡尸气颇得邪祟怨灵之感。

“蓝湛,我们不继续跟着他们么?”进此荒林后,蓝忘机便收了避尘落地,小魏婴看着渐远的几人,不由开口问道,“我总觉得他们鬼鬼祟祟的。”

蓝忘机“嗯”了一声,将他从避尘抱下,“会再见的,先除邪祟为重。”

此地非重要关口,又远离了城镇人烟,如此罕迹之态,除非是埋骨之地,否则难以滋生这样重的怨气。

只是......他们一路而来都未见尸骨,只有枯枝残叶落于乱石之上。



行了不多久,远处突然出现一阵暴动,声响之大竟传了数里开外。

蓝忘机正欲带着小魏婴向那处赶去,几道流光自前侧闪过,雾气过大有些难以辨清面貌,领头那人衣袍上金线刺成的白牡丹却是张扬着被收入眼底。

清谈会临近,兰陵金氏的人怎么会出现在此?



至了出事地时,动静已平,只有周遭凌乱的痕迹与血渍彰显出此前发生过的一番恶斗,为首之人并不陌生,毕竟是曾经的蓝氏门生。苏涉情况较好,收了剑,似是略有慌乱的将什么装进了乾坤袋,旁边的几位门生或多或少都负了伤。

金氏那位客卿刚同苏涉交谈几句,便见到含光君带了一个约莫十岁出头的孩子赶至,听闻动静苏涉也是抬头望来,见到蓝忘机的瞬间面色可谓有些精彩。

金袍客卿神情倒是未有分毫变化,许是一直跟在金光瑶身边,习性也随了自家宗主,见蓝忘机出现走过来笑吟吟的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含光君,相逢即是缘分,不知可否一起同行?”

“不必。”蓝忘机道,“有事尚未解决,不便同行。”

那人倒不意外自己被拒绝,毕竟含光君清冷的性格谁人不知,不过却是难免好奇为何会有一个小孩子能和他黏得这样紧。

“此地出了何事?”蓝忘机问道。

“先前有几个凶尸出现,苏宗主已经带人解决了。”那人从善如流的答道,“劳烦含光君白跑一趟,想来之后不会再有类似的凶尸出现了。”

蓝忘机未语,只是淡淡的盯着这人,再次凝神扫过此地后,不再多言带着小魏婴离开了。

待其走远,那位客卿才抬手擦了一把额间冷汗。



“蓝湛,我们接下来去哪呀?”小魏婴问他道,“方才真的是凶尸么?”

沉吟一瞬,蓝忘机道,“先去询问一番附近人家,近日出了什么变故。”



下篇

评论(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