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末日方舟(上)

*回忆章部分
*整合之后巨长……长得自己都不想看……



03

半个月前。

政府竭力控制住预言不外泄,“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消息依然如同爆炸一般席卷全球,涉及到了生死临界,整个世界很快处于一种无法压制的动荡。

一方红木案几上放了一张镀了鎏金边框的船票,室内的气氛寂静得压抑,良久,江澄终于忍不住站起来骂道:“妈的温氏这是什么意思?给我们炫耀自己有船票?”

魏无羡把江澄按回沙发坐好,脸色同样不好看,“人家就是炫耀你能怎么办。”

温氏财大权重,早在最初预言到末日时,已经着手联合各方精英团队建造方舟,作为方舟的主建者,他们霸道的握着万金难求的船票发放权,一夕间成了至高的存在。

江枫眠夫妇作为方舟项目其中一部分科研者,按先前约定他们家的人是都可以登上方舟的,但现在温氏出尔反尔只送了一张船票。

据悉,同样的情况不止出现在江家。

江枫眠叹了口气,对他们道:“现在说这些也无用,温氏派了人传话,说各家可以送小辈去他们的研究基地争取获得船票的资格,这张船票便给厌离,阿澄和阿羡去了一定要想办法拿到船票。”

“江叔叔,那你们呢?”魏无羡问道。

“我们两研究的一个方向是温氏很感兴趣的,温若寒承诺只要研究出结果,我们夫妻可以免船票资格登上方舟。”

魏无羡听见这段话面色却丝毫没缓和,能让温若寒这么感兴趣的,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研究,末日只剩十天左右,真的可能有结果么?

似是看出魏无羡所想,江枫眠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不要担心,“还记得江家的家训么?”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魏无羡喃喃道,而后搭上江澄的肩认真的道:“江叔叔你放心,江澄如果弱得被淘汰,他那份船票我会一起争取到的。”

“滚滚滚。”江澄拍掉他的手,“如果能获得两张船票,那个人也该是我。”


望不见尽头的天幕投下刺眼光束,阳光炽烈,街道上满是混乱,不安分的躁动随处可见,俨然一副末日提前来临的样子。

无人治理的混乱交通状况,让魏无羡和江澄用了五个多小时才终于把车开到温氏研究基地。各家子弟差不多都到了,魏无羡大概扫了一眼,应该有近百人。

还没来得及休息,已有集合的哨声响起,身着温家特有制服的几个人将一众小辈带到了一处空地,安排他们列阵站好。伴随着涡轮的轰鸣声,从降落的私人飞机上走出一个趾高气扬的男子,样貌勉强和俊沾边,看着却总一副油腻腻的样子。

温晁唯我独尊的架势瞥了这些人一眼,开口道:“都到齐了吧,那么从现在起,想获得船票就要按我说得做,先把武器和通讯工具全部交上来。”末了似是想到什么,笑眯眯的补充道,“忘了告诉你们,船票只有十张哦。”

这里至少近百人,船票却仅十张之数,很多人闻言面色一变,但谁让这种保命符只有温氏才拥有。魏无羡握了握拳,同样保持沉默。


很快温晁就以“方舟之上不收庸人”对他们开始了地狱式的训练项目,饶是魏无羡和江澄这种参军时出类拔萃的佼佼者都有些吃不消,第一天已淘汰了十多个人。而这些人自然是失去了获得船票的机会,被温氏送回。

连续三天的训练,魏无羡慢慢适应,再一次率先跑完了折磨人的圈数,他还能调整好呼吸后站在一旁看剩下的人。蓝忘机的身影在一众人中格外显眼,不同于其他人面颊通红喘着粗气的狼狈,他始终面不改色用有规律的步伐奔跑。魏无羡看了他好一会,感觉出蓝忘机的姿势好像有点别扭,仔细盯了很久,才发现他右腿落地比左腿要轻,似是不能用力。

众人差不多纷纷跑完了,江澄甩了一把额间的汗走到魏无羡身边,见他要往温晁方向而去,一把拉住他,“你干什么去?别惹事。”

“不惹事。”魏无羡道,“我看蓝湛刚刚跑圈的姿势不太对,他那样的人,肯定是右腿受了很严重的伤,实在掩盖不住才会被我这么轻易看出。我去跟温晁说等会如果还要跑,他的量我替他完成。”

江澄没好气地道:“魏无羡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逞英雄,你不知道蓝忘机多讨厌你么,你这么做他会领情么!”

魏无羡无所谓的道:“领不领情没关系,照温晁这个折磨人的态势,他的腿迟早要废。”

两人争执未休,温晁已吹哨重新让众人列阵,缓步走了过来,倒是没有再让他们进行什么“训练”。

他脸上挂着看起来诡异的笑,这般无聊的训练模式,自是比不过战斗来得更快。



04

一号实验室是整座基地里最大的一所,戒备森严,仅温家直系才拥有开启的权限。被温晁领进后,众人却出奇地没看见想象中精密繁多的高级仪器,空荡荡的密闭空间透出一股压抑之感。

诡异的平静没持续多久,伴着似是金属有规律敲击地面的声音,室内暗门被打开,一排冰冷的机器人出现于视线之中。

这种战斗型机器人很多小辈都不陌生,大范围的被用于军方,是编军入伍时各小队需要合作交锋的对象,只是一个就足够难对付。

金子轩已经忍不住站出来冷冷道:“温晁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一人对付一个,对付不了的被淘汰。诶诶,不要激动,之前说过了,只有精英才有资格登上方舟。”温晁慢悠悠的道,“况且我们会降低战斗指数,不会多难对付。”

信了他的话才是有鬼。

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笑嘻嘻的声音:“说得好,想来温晁小少爷也是能登上方舟的‘精英’吧,不如先给我们示范一下怎么战斗?”

温晁闻言面色变了变,转头对刚刚说话的魏无羡道:“我的示范你们还没资格看,少废话,开始开始。”

在场众人刚刚经历了一场高强度的跑圈,早就身心俱疲,即使这些机器人被所谓的“大幅降低了难度”,也成了一道难跨的鸿沟,能堪堪对付的,不过十数人罢了。

蓝忘机是最后一个,其他人或是处理完伤口抓紧回去休息,或是淘汰被送走,没多久实验室外的场地只剩下温家专雇的保镖。

魏无羡此时情况不算太好,衣服上被划破了几道口子,胳膊和腿上的血迹还未来得及止住,他一边拿了消毒棉签和纱布给自己包扎一边对江澄道:“江澄你先回去不用管我,我等等蓝湛。”

蓝忘机身手其实很好,但此时右腿受伤严重,战斗难免略有力不从心,魏无羡见他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一次攻击,按耐不下去直接越过警戒线进了战斗区。

中途魏无羡不经意往旁边瞥了一眼,看到的一幕让他一怔,只是现在还不是思考的时候,甩甩思绪快步跑到蓝忘机身边。

“你......”蓝忘机见他突然插手,不由一愣。

“是我,惊喜么?”

“惊喜什么,不要插手。”那道清冷 的语气中似是还多了分担忧。

“哎蓝湛,都什么时候就不要分那么清楚了,先对付完再说。”魏无羡笑着道。

两人合力,战斗结束的倒是轻松许多,温晁等战斗型机器人确定不会再暴起后,才走进对魏无羡道:“魏无羡,谁允许你插手了?”

“那不如你把我刚刚的成绩取消我再对付一个?”魏无羡轻描淡写的道。

温晁刚想说点什么,手机响起一阵专用铃声,听完那边不知说的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竟是不想再理会他们,让人关了实验室的门说了句:“既然你们那么喜欢在一起,就滚在里面待着吧!”

而后门被缓缓合上,熄了灯的实验室陷入一片黑暗。

没有预料中最坏的结果,魏无羡倒是有点意外的摸了摸鼻子,“就是少了一顿饭吃。”

“你饿么?”蓝忘机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不饿不饿。”魏无羡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小心把想的说出来了,“来之前就做好这种准备了。”

“这里的食物,最好不要多吃。”

魏无羡心里一紧,走到蓝忘机身边坐下,“怎么回事,这里的食物有什么问题么?”

蓝忘机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三天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能有什么变化,越来越适应温晁折磨人的方式了呗。”随口说完一句,魏无羡突然止住了,好像有哪里不对。

适应是需要一个过程,最重要的是循序渐进,他们这种超负荷的模式,正常情况下一天不如一天才对,怎么才短短三天就适应了?

魏无羡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果然温家不会只打着‘分我们船票’的目的。”

蓝忘机知道他已经猜到什么了,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蓝湛,你看着我。”魏无羡突然拉住他,深吸一口气道:“我们一定都会活下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黑暗中魏无羡隐约看见蓝忘机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嗯。”



05

魏无羡的心里其实很不安,不止是因为先前蓝忘机的话,更重要的是他来帮蓝忘机时无意看见的一幕。

穿着温家制服的几个科研者,透过室内某扇暗门上的窗,朝着战斗的方向用仪器记录着什么。位置设计得很隐秘,先前魏无羡自己战斗时都没发现,如果不是刚刚恰好撞见,连他都不会知道居然有人专门做这种分析。

而且他还隐隐有种假设,温晁自己怕是都不知此事。

原先魏无羡以为让他们和战斗机器人作战不过是温晁无聊想的一个点子而已,现在才察觉或许很多事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以温家的行事风格,不想多分船票大可以不分,何必在这种末日将近时不为以后多做打算还浪费时间聚一群世家子弟来此?

魏无羡甩了甩混乱的思绪,首先无论温家目的如何,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活着,活着拿到船票,活着走出这里,活着……魏无羡扭头看了看蓝忘机的侧脸,活着和蓝忘机末日后再见。


在温家“独特”的训练方式下,起初近百的一众人最后终于筛选至了最后十人,魏无羡和江澄都成功拿到了船票,离开了这个一眼都不想再多看的基地。

可惜还没来得及高兴,噩耗已经传至。

江枫眠夫妇所在的科研所发生了爆炸,其内成员无一生还。

江澄已经无法按耐情绪的要去往温家方向,魏无羡死死的抓住他道:“江澄你冷静一点,你这样去只是送死!”

江澄提起他的衣领对他吼道:“怎么冷静?你告诉我怎么冷静?!早知道温家言而无信,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不如找他们同归于尽!”

魏无羡将他想要把自己甩开的手腕抓得更紧,对他道:“你无凭无据温家根本不会认,何况认了又有什么用?江叔叔希望的就是你可以活下去,而且还有师姐!你出了什么事师姐怎么办?”

提起江厌离,江澄的情绪才稍稍冷静了一些,死死握着拳没有再说话。

魏无羡心里的怒气和江澄不相上下,可凭他们二人还撼不动偌大个温氏,“我们先回去,埋好江叔叔他们的……骨灰。”

除此之外,他还要调查一件事,江枫眠曾经和自己说过,如果有朝一日他们出了事,有份研究资料自己一定要看完然后销毁。

抬头望了望天,阳光刺的他眼睛酸涩。

距离所谓的世界末日,只剩下最后两天。


06

满街的混乱。

满城的躁动。

整个世界都乱了形。

斗殴,叫嚣,游街,抢劫,一切同和平与法律相对的行为都张扬地上演着。

既然没有船票注定难逃一死,为什么还要压抑住本性唯唯诺诺。


魏无羡驾着车不过十数分钟,黑色的车身已经被路边时不时扫过的枪林弹雨误伤地千疮百孔。转着方向盘再次躲过一次攻击,他用力踩了油门冲破公园外的栅栏,在人工防护的密林中才刹住,车座底部冒了缕缕白烟,多半也是报废了。

终于勉强寻到一处安全之所,魏无羡解了安全带,叫副座的江澄一齐下车,而后皱着眉道:“现在太乱了,那些人已经疯了,我们驾车过于显眼,很容易被当成靶子。”

江澄难得的对他所言完全赞同,“我们跑回去吧,走小道抄近路。”

沉吟片刻,魏无羡道:“只剩最后两天不到了,一步步来时间肯定来不及,我们兵分两路。”

“怎么分?”

“现在温家应该撤回准备自己的事了,你回去研究所将江叔叔他们埋葬好然后带着师姐去方舟上,不用等我,我需要去拿一样东西。”

“魏无羡你是不是也疯了,这种时候去拿东西?什么东西比命还重要?”江澄听他这么说,不由一阵火气。

“师妹你不用担心我,”魏无羡笑着安慰他道,“我不会有事的,这件东西我一定要拿到。”

语毕不再多言,争分夺秒行动了起来。江澄皱着眉,也没再反对,只留了一句“你自己小心,可没人给你收尸。”

即使魏无羡对科研不懂行,也知道江枫眠所带的整个团队进行的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研究,甚至隐隐有种预感,那是会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江枫眠同样很早告诉自己,因为资料太过重要,反而不宜存于大众能猜到的安放之所,因此自家保险箱与科研所都没有放,只放在了江家以前的管家,魏无羡父母曾经的居住之所。

温家不可能想到一份如此重要的资料居然被置于一所近乎废弃的房子。


为了能让自己有足够的力气到目的地,魏无羡没有疾行,一路用合适的速度小跑着,尽量避开周围的混乱。

至了一处小道,不远处有一中年女人被几个人撞倒在地,似是摔得有些严重,瘫坐在地上难以动弹,名贵皮包里的东西已经被抢走了。

一路以来这种事情魏无羡早就见怪不怪了,想避过继续前行时往那边一瞥,犹豫了一瞬,还是过去将那人扶起。世家子弟之间多少都有几面之缘,与长辈的交谈自然也是免不了,这人他是认得的。

中年女子见有人帮了自己,忙道了声谢发现是魏无羡,愣了一瞬后竟激动的扯着他的袖子有点语无伦次的问道温家的训练是不是结束了。

魏无羡有些疑惑,他分明记得同自己一道的那位世家子弟,这个女人的儿子,早就因为不合格被温家送回才对。

暂时瞒下淘汰一事,魏无羡点了点头道:“结束了。”

女人闻言后紧张的问道自己的孩子有没有得到船票,顺便问了问关系要好几人孩子的情况。

“他们都没回么?”魏无羡没有立即回答,女人口中的这几位世家子弟,都在淘汰后被温家送回之列。

“没有……”女人抹了抹有些湿润的眼角,“一直都没有他们的消息,我们这些做父母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女人还在叨叨叙叙的说着什么,魏无羡已经无法听进了,一阵寒意涌上心头。

也就是说,那些所谓的淘汰之后被温家送回自家的所有人,根本没有一个人回去?


07

“实验体准备。”

“全体退出实验室,防护措施就位。”

“指令输入。”


魏无羡站在客厅中央,借着有些年头的仪器,将影像投在了墙面上。许久未用的陈旧之物不太灵敏,夹杂着内部运行的机械声,似是在给即将拉开的盛大帷幕演一出前奏。

他凝神看着录像之中来回晃动的人影,而后拍摄者将前端转了个方向,调好了焦距对准实验台。

在准备工作全部就绪后,魏无羡能瞥见镜头最旁侧,白衣制服的研究人员输入指令时,指尖颤抖地清晰可辨。按下最后那个enter时,略显苍白的面色之上害怕与激动复杂着交错。

而后隔了层厚重的玻璃,他望见了超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现象。

魏无羡抬手贴上墙壁,隔了错开的时间与空间,他无法触碰,心底的震动却是久久难平。

这样超自然的现象,怎么可能出现。

半晌沉默无言,江枫眠拿了摄像头道:“阿羡,现在你可以理解为什么温氏想方设法要得到这份研究资料了。”

不仅如此,突然很多问题魏无羡都想通了。

集合世家子弟的训练,分船票的幌子之下,不过是抱着筛选的目的。

有问题的食物,战斗时的记录,未归的众人......

温氏在选择合适的实验体。

魏无羡死死握了拳,他不知道温氏现在究竟掌握了多少进度,可如果等到他们成功,世界末日的天灾之后,会不会就轮到方舟之上的人为末日。

那上面有江澄,有江厌离,有太多太多人,他答应过蓝忘机之后再见,他们都不可以有事。

江枫眠接着道:“时间太紧,在末日之前我们大概是无法研究完的,能取得的所有进展都记录下来了,你一定要全数知晓。”

良久,江枫眠声音似是有些沙哑的道:“阿羡,你们一定都要好好活着。”

“会的,江叔叔。”魏无羡轻轻道,即使那人无法听见。


看过所有数据,魏无羡揉了揉太阳穴,将芯片毁坏后扔进了鱼缸。

那是小时候父母尚在时给自己买的生日礼物,里面曾鲜活的存在过几条小生命,如今只剩下小半缸水散着难言的气味。

魏无羡最后看了眼这间积了陈灰,光线照进亦显得有些暗淡的旧屋,今日之后大抵是回不来了。

能剩的,只会是满堆废墟。

深吸口气,他很快调整好情绪,前路尚未明,现在可不是缅怀的时候。


出门时,街上正此起彼伏拉响警报,魏无羡听着那一阵鸣笛,莫名觉得有些可笑,这是要提醒没船票的众人,死期将近么?

天上的日头正在下落,许是属于旧纪元的最后一个落日,夕雾晕染了一片天际,打下的光束依稀残存着最后的温度。



再次回到温氏的研究基地时,浩渺天河不见光亮,偌大的基地透着一股冰冷的死寂。

魏无羡不意外发现自己的速度比之前离开时快了不少,确切一点说,他不意外自己的身体素质又强了几分。

将黑色护腕缠上,带上手套准备潜入,极好的耳力让他听闻到不远处有细碎的脚步声响起。

魏无羡微微眯起眼,半俯身拿出之前备好的军用匕首,在那阵轻微的动静愈近时,挑准了时机蓦地转身架上身后之人的脖颈。

那人一下怔在了原地,略有结巴的开口道 :“公......公子,是我。”

“温宁?”魏无羡一愣,收了匕首,这才去辨来人面容,“你怎么在这?没有跟着你姐姐上方舟。”

“本来是要去的,但是......之前无意撞见了一些东西,所以暂时和姐姐分开行动了。”温宁有些紧张的道:“公子是要去基地里么,不要去,太危险了。”

“你撞见的,是关于那些世家子弟的事吧。”

温宁愣愣的点点头,“公子也知道了,就更不要去了,我......不知道那些人目的究竟为何。”

“都来了这一趟,不进去未免太可惜。”魏无羡不在意的道。

“那......我也一道,多少能帮上忙。”

魏无羡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我一人就行,你在外面接应我。”

温宁还想说点什么,魏无羡已取了一支随身携带的长笛递给他,“这个拿着,过会儿有用,不用担心,我会成功的,如果时间来不及了,记得不要等我,先去方舟。”

沉默一阵,温宁郑重接过这支深过夜色的泼墨陈笛,抬头望着魏无羡道:“公子,你一定要小心,我在外面等你。”

魏无羡点点头,不再多言开始了行动。

末日将近,无人再分心其他,防卫很是松懈,魏无羡不太费力的就潜入了内部。

长廊一侧开了几盏LED灯,光线不太亮,魏无羡贴着墙壁,控制自己的脚步声,压低声音凭着记忆行至温氏极为重视的一间实验室前。

他从来不是让自己处于被动的性格,自来到这所研究基地参与“训练”的第一日起,就开始明里暗里摸清这里所有构造。

有些意外地,却是这间实验室开着门。


魏无羡皱了皱眉,走到这一步,退出可就再无机会了。

迈进实验室,他很快适应了其内的黑暗,拿了手电调暗白光,四下环顾着扫过整个内部。

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连最基础的实验器材都没有。

太干净了,这是魏无羡的唯一想法。但却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走错地方的念头,越是被刻意处理的地方,更能通过蛛丝马迹找到什么。

他走到实验台前,拿着手电的一端转了个弧度,仔细在台子上照了一番,而后缓步往前走,看着其上的痕迹。

除却几道奇怪的刮痕之外,还残留着几点抹不净的液渍。

抬手覆上微微摩挲,刚想挪动脚步继续看时,门被缓缓合上。

魏无羡未感丝毫意外,抱着手臂静静等。

不多久,温若寒的全息影像突然投射出来,“你居然真的有胆子回来。”

魏无羡冷笑一声,“当然了,我可不像你们温狗只敢暗地做些见不得光的事。”

听他这么骂,温若寒也不气,“看来你知道什么了。”

“路上的那个女人,是你们安排的吧。”魏无羡道,“你们在我的车上安了追踪器,毁坏之后分析了我可能走的路线,将这些世家子弟的父母带了过去,不出意外,我总能碰上其中一个。”

温若寒似是来了兴趣,“既然猜到了,这是算自投罗网?”

“这可不一定。”魏无羡突然勾了嘴角,太过昏暗的光线显得那抹笑容有些阴森,“比如我要调查的,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那头的温若寒面色微微变了变,似是觉得有什么第一次超出他的计划掌控之外,而后合上手掌对他道:“那又如何,来了这里,只能有去无回。”

全息影像消失的一瞬,有什么被触动,一阵强波混着黑暗铺天盖地而来,刺激得他耳膜发痛,大脑开始空白。

魏无羡却没有慌乱,失去意识前,他捏碎了手中一直暗藏之物。


TBC
终于把回忆章写完了……

评论(1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