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云深事(春)

*救命我快不会发糖了……

1.立春

兰室一众门生端坐于书案前,正襟危坐大气不敢喘,毕竟此时那位山羊须长辈的脾气可是不太好。

良久,蓝启仁望了望窗外的日头,面色有些铁青的对蓝思追道:“思追,去看看忘机为何还未来讲学?”

蓝思追行了个礼后退了出去,行至静室,从窗边隐约听到里面魏前辈的声音。

“蓝湛,你昨天抹额绑我手上绑太紧了,看,都解不下来了吧?”

蓝思追立即红着脸跑开了。

今日的讲学大抵是悬了。

偶尔放个假好像也不错……

初春之始,云深不知处飘渺之中添了空灵,这般春色无边的景致,静室之内或许更甚。


2.雨水

魏无羡缩在被子里。

蓝忘机:“魏婴,起来了。”

魏无羡抓着他的手亲了一下,“今日雨这么大,索性不好外出,蓝二哥哥让我多睡一会儿嘛。”

蓝忘机:“不可,巳时已过。”

魏无羡翻了个身,“起床了有白菜吃么?”

蓝忘机:“……”


3.惊蛰

春雷初乍,有震初鸣。

近日邪祟多作祟,魏无羡与蓝忘机一道外出夜猎。

向面前血尸拍出一道符咒,魏无羡取了陈情御尸,黑色衣袂似是这些邪祟的噩梦。

剑光如倾,斩尽他周遭一切潜在危险。

魏无羡微勾唇角,收了笛子去牵蓝忘机的手。

蓝忘机:“先解决邪祟。”

魏无羡:“那你放手呀。”

蓝忘机:“……”

此次除邪祟用时长了不少。

毕竟含光君没能用上忘机琴,是单手持的避尘。


4.春分

蓝忘机从彩衣镇带了坛天子笑。

魏无羡兴奋的拉着他翻上房檐。

魏无羡:“蓝湛,你记得我们初见么?”

蓝忘机:“就在这里。”

魏无羡:“当时打翻了一坛天子笑,我还心疼了好久呢。”

蓝忘机:“你违禁在先。”

魏无羡:“你说过我犯了也无妨的。我不管,这坛天子笑一定要赔。”

蓝忘机无奈的道:“你想如何?”

魏无羡笑着勾住他的脖子:“拿人来赔。”


5.清明

似是应了清明之意,这日的落雨也是凄冷不绝。

蓝忘机于琴桌前擦拭琴弦,不多久,某人就凑了过来。

蓝忘机:“……腿放好。”

魏无羡置若罔闻,“蓝湛,问你个问题,以前清明你会祭奠我么?”

蓝忘机:“不会。”

魏无羡:“那给我烧过纸钱么?”

蓝忘机:“不曾。”

某人故作伤心的问:“那你清明会干什么?”

蓝忘机手上动作一滞,“……问灵。”

沉默一阵,魏无羡扣住他的手,轻声道:“以后用不上了。”

蓝忘机回扣住他。

思君终可追。

隔日清晨,魏无羡觉得腰格外的疼。


6.谷雨

魏无羡蹲在地上玩兔子,一只只白色雪球团在草地上。

突然看到什么,魏无羡对蓝忘机喊道:“蓝湛!你来看看这两只是不是生了!”

蓝忘机提了篮胡萝卜过来,点点头。

那只小生命抖抖粉红的耳朵,缩在小窝里。

魏无羡笑着道:“当初送你的时候只有两只,现在居然养出这么多了。”

蓝忘机:“它们还是不喜你。”

魏无羡:“蓝二哥哥学坏了呀?”

玉兰花瓣飘落,混了青草的清新,春之末,人间四月芳菲尽。

此生不相诀,芳菲又怎么会尽呢?


TBC

评论(37)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