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5)

前文



5

小魏婴趴在窗边,借着一盏明灯看屋外细雪,听闻静夜下的回廊有足音咫尺时,立即翻上床,拉过被子盖住头。

不多久,感觉到蓝忘机坐于榻边唤他道:“魏婴?”

小魏婴闷在里面不说话。

蓝忘机过来拉他的被子,小魏婴紧紧拽着被角不出来。

“......”

蓝忘机有些无奈的道:“魏婴,别闹了。”

“蓝湛,”裹于被中,小魏婴显得鼻音有点浓重的道,“你是不是要离开很久?”


先前蓝曦臣将江澄安顿好后,叫了蓝忘机去议事,他等了一会儿不见那人回,便悄悄溜了过去,隐约听到兰陵金氏清谈会,蓝曦臣让蓝忘机一同前去。

其实小魏婴也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蓝忘机请辞了不少邀约,姑苏蓝氏以礼为重,此次清谈会似是有要事相商,蓝忘机这一趟是一定会去了。可是三年的朝夕相处,小魏婴自己都难以估量,对蓝忘机的依赖究竟到了何种程度,只要想到那人离开就受不了。


“不会太久。”蓝忘机道。

掀开被子,小魏婴眨了眨好看的眸子望向他道:“蓝湛你带我一起好不好,我保证听话不惹事不添麻烦。”

蓝忘机刚准备开口,小魏婴抢先道:“而且我已经结了金丹,能保护好自己不会轻易有事的!”

“蓝湛,蓝湛,蓝二哥哥~”

“好嘛,带我一起~”

“......”

迟疑了一下,蓝忘机最终还是在某人期待的眼神中点了头,而后严肃的道:“一路跟着我,不要出事。”

闻言小魏婴立即笑了,扑到他身上开心的道:“蓝湛你最好了!”




隔日恰逢初雪消融,简单收拾后,蓝忘机便带着小魏婴离开了,御剑半日停落在一处城镇。

年关将至,长街巷口热闹得非凡。平日小魏婴也会被蓝忘机带出云深不知处外,只是真正出了姑苏,此次还是头一遭。

听多了船坊桥岸吴侬软语的叫卖之声,如今换了别样的地方特色,又是另一番风情。


小魏婴一手牵住蓝忘机,拉着他四处闲逛,一路而来倒是有意无意惹了不少目光。一人长身玉立,如芝兰玉树,一人轻袍灵动,若朗月皎皎。二人站在一起,想要移开眼都难。

小魏婴另一手把玩着先前购来的古怪玩意儿,似是想到什么,问蓝忘机道:“蓝湛,我们不用等他们么?”

“不必。”蓝忘机道,“我们单独前去,至了金氏再和兄长聚首。”

毕竟清谈会四大家族皆在受邀之列,江澄既来了蓝氏拜访,之后应该会和蓝曦臣一道前去,现今的状况,还是不要让魏婴与江澄碰面为好。

小魏婴不过随口一问,也不做多虑,“蓝湛你饿了没,我们找个地方歇一会儿吧。”

“好。”

蓝忘机应完,牵着他准备寻一间茶楼时,远处有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混了“世家”、“邪祟”之类的词。修道之人耳力目力强于常人,蓝忘机闻此顺着声源望过去,几位身着统一校服的世家门生立于人群之中。

在见到为首之人时,蓝忘机不由微微皱了眉。



下篇

评论(1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