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待君归

  • 原著向,一发完。



    当那位黑衣公子牵了驴,用一阵长嚎扰乱寒山禅意,被不由分说带入静室中时,我便知道,十三载朝起暮落,他到底是等到了心上的那个人。


    我是一只兔子,我叫白白。

    这种清奇脱俗的称谓当然非本名,但自从一个名魏无羡的少年在云深不知处后山抓到我,他旁边那个带着锐利的紫衣少年给我取为“白白”后,这个名字就定下来了。

    天地伊始,万物有灵,姑苏择山临水,灵气亦更充沛,既有幸得了灵智,活得比普通兔子都要久,也有幸见证了这场一眼终年的局。



    我曾在云深不知处结界外窜过,即使认不得规训石上密密麻麻的篆文,也是知晓像我们这样的兔子,是不被允许家养的。

    魏无羡却毫不在意的抓了我和另一个同伴,攀上藏书阁外玉兰树,以一种格格不入的姿态带我们入了蓝氏仙府,也入了阁楼内那位白衣少年的心底。

    “蓝湛,我回来了!怎么样,几天不抄书,想我不想?”

    并无回音。

    “你不说我也知道,必然是想我的,不然刚才怎么从窗子那儿看我呢?”

    我耷拉着耳朵,这么无赖的人倒也真少见。

    而后他拿出了我们两只兔,美其名曰送礼赔罪。

    叫作蓝湛的少年不肯收,魏无羡故作遗憾的道:“那我送别人,谁兔肉烤得好就送给谁。”

    我对他的阴影大概就是这句话开始的。

    蓝忘机叫住了他,一字一顿的“给我”二字简直天籁之音。

    我和另一个同伴跳上了书案,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却不知这个少年究竟喜是不喜?我偷偷抬眼望他,即使捂住双耳不愿去听藏书阁外的大笑之声,出神的眸子里到底有太多藏不住的情绪。


    只是蓝家那位山羊须的长辈并不乐意见到我们,本就不合规矩,尤其还是让他气得胡子抖起的少年所送。但蓝忘机并未因此影响课业,行为举止端方雅正依然是子弟楷模,时间久了,那位长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提了。

    我们被照料的很好,比起后山每天觅食寻窝,躲避敌害的日子,是一种天翻地覆的惬意。

    而这个素衣若雪的青涩少年,亦慢慢长成一位俊极雅极的仙门修士,看向我们的目光依然一如往昔。

    大抵是抓住我的少年太过不同,自是有意无意多了那么一眼,而后岁岁年年竟成了难解的局。


    可惜这种平和没能按我期望的继续下去,从某段时间给我们喂食的不再是蓝忘机,我细细数着时日,最后竟是有三年之久。中途我曾按捺不住偷偷去找过他,入目的是静室里他背上交错纵横的戒鞭伤。

    我想是有前兆的,当他轻柔的抱起我或者同伴们,那声“魏婴”多了分痛惜时,我想曾经那个少年大概是和他背道而驰了吧。

    蓝忘机伤好后依然将我们照料得很好,只是云深不知处不常能见到他了。有时听闻蓝家门生交谈,才知道含光君覆雪河山逢乱必出,可是身为兔子懂不得那么多,不过是无光的黑夜里想他罢了。

    蓝忘机回到云深不知处时,我常常能在庭前听见他的琴音,不知是不是灵智太高,明明自己是一只兔子都能没来由的生出哀伤。

    我什么都帮不到他,只能在他眸子低垂时,安分的走到他脚边蹭一蹭罢了。


    世间四时有景,同与不同不过是看人心罢了。

    十三年后来了一位陌生的黑衣男子,那股熟悉之感和当初抓住我的感觉一般无二,他踏足的一瞬,连带着这云深不知处的景致,都隐隐灵动了起来。

    蓝忘机依然是面无表情,但十数年的相处我能感觉到他的开心,于是我也很开心,身为一只兔子不需要理由。


    几月后他们结伴归来,以一种亲密的姿势倒在草地时,我和同伴们都惊的跳开了,即使过了这么久,我对这个叫作魏无羡的人还是存在阴影。可是看蓝忘机这么喜欢他,还是踌躇着蹭了过去。

    兜兜转转了这么久,最后终是殊途同归,用他们人类的话来形容,大概这就叫岁月静好。

    天涯红尘,浮世千寻,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只是偶尔吃着魏无羡喂的胡萝卜时,会不由的想到当年那个给我取名“白白”的俊美少年。

    若是有朝一日,他也能来一次就好了。

    END
    对话有引用原著,最后一句仅代表双杰友情向。

  • 评论(24)

    热度(256)

    1. 曲终人不散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