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烟雨落

  • 民国架空paro,一发完。



    纷飞的战火自他指尖凝固了画面,调好的焦距伴随了连绵不绝的枪击声,疼痛磨灭意识前,他落入的是一个有力的怀抱。

    四方流离,得以安心。



    各方租界的存在使得旧上海未被战火所波及,可却实在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每每华灯初上,赌坊舞厅止不住的金絮奢靡之气,太多麻木的面孔下只有醉生梦死的沉沦。

    所幸乱世总是能出英才的。



    清晨日头初升,有卖报小伙扯着嗓子在街上叫卖,许是被压抑了太久,声音激动得竟是难掩沙哑。

    手中扬起的黑白报纸,南京捷报的消息占了整个版面,报社连夜整合加印,登出了这个前线传来的最新战况。

    计划完成得圆满顺利,蓝忘机带领的部队此役大捷,北平高层为此迅速召开了会议,制订下一步作战方针。

    只透过拍摄的照片,已能感受到那头绵延的战火,与国将复国的曙光。

    沉寂后的蜕变,万众人的期盼。

    一方边角写着战地报道记者的名字,好巧不巧,排版就在蓝忘机的一侧。

    魏无羡。



    隔了山川迢递,万里远程之外,魏无羡是在火车的一阵鸣笛声中醒来的,肩胛处的枪伤还隐隐作痛,被拉紧的车帘外,隐约有光线漏入。

    听闻动静,坐在对面的男子偏头望来,清冷出尘的气质,就像是这乱世中格格不入的一道明光。

    一个一眼就能印象深刻的男子。

    魏无羡是熟识他的。

    少时同窗不知愁,那是自己过于美好的一段记忆。


    蓝家自古书香门第,又出过儒士武将,古朴门匾上的题字据传都是某代帝王亲手所赠,“云深不知处”五个墨色繁体字更得一派伽蓝禅意。如此声望极高,自是少不了引得各大世家争先恐后想将后辈送去学习一番,乱世中混个出人头地名载青史的结局。可惜私塾那位蓄着山羊须的蓝启仁先生,望向他们从来不见好脸色,只觉得这些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少爷小姐,根本不懂何谓家国天下。

    魏无羡却是不服,说道兴衰荣辱非一人能左右,空有豪情壮语皆是虚谈,真要救国济世就该带动更多人。

    蓝启仁严肃的问他:“如何做?”

    魏无羡却没有正面回答,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道:“用我自己的办法。”

    有世家子弟低低笑出声,不知是否在笑他不懂天高地厚。

    “何办法?”蓝启仁追问。

    魏无羡不语。

    态度随意,追问不答,蓝启仁只当其又在戏语,不由再次吹着胡子怒道:“简直胡闹!”

    尚未在众人心中炸开的话又成了这般诡异的进行,大多人望向他的神色各异,有好奇有嘲讽。自始至终唯一人认真的看着他,魏无羡对上那人琉璃色的浅眸,不合时宜的在想,这人长得真好看。



    学成之后蓝忘机参了军,杰出的作战与指挥能力,让他从一名新兵很快荣升为受人称道的高层将领。

    自他部下走出的队伍,精良善战,素来是各军内部学习的榜样。

    而留学归来后的魏无羡只身一人离家去当了战地记者,报道前线的最新消息。至此他没有食言,因为拍摄出的照片太过震撼人心,竟每每让人涌出只愿向国而生的激昂。



    “蓝湛。”魏无羡勾起嘴角叫他,语气不见丝毫疏离,仿佛他们分别的数年不过水月一梦,恍惚之间那人还是被自己缠着一同燃焰火的淡漠少年。

    “你受伤了。”

    “既然这么选择了,负伤自是免不了了。”魏无羡不在意的道。

    “魏婴,”似是斟酌了一下蓝忘机开口道,“其实你做得很好。”

    用了一己之力带动太多人。

    魏无羡不由乐了,“不再是说我无聊轻狂不知羞的时候了?”

    蓝忘机不理会他。

    就同以前一般,每逢这种时候魏无羡总要得寸进尺,忘了自己还带着伤,坐起时不小心扯动到包扎的伤口,霎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蓝忘机立即到他身侧扶着他,竟是带了担虑的问道:“伤口怎么样?”

    “没事没事,我还不至于这么弱。”魏无羡笑着道。被那股清冷檀香包裹得太舒服,他索性就趁机靠在蓝忘机身上了。

    蓝忘机没有放开。

    感受到列车的开动,魏无羡好奇的问他,“这是去哪?”

    “组织新安排了任务,我们的人需要过去一趟。”蓝忘机顿了顿,“顺便送你回去。”

    魏无羡刚想反驳说不回去,蓝忘机已经道,“你枪伤太严重,之前做得治疗也不够到位,若是不好好静养,会留下后遗症。”

    撇撇嘴,魏无羡问他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你?”

    “你安心养伤,这场战事结束后。”

    “我回去找你。”


    大概昏迷了太久,半日不足已至了旧上海,被蓝忘机送下,魏无羡一直拉着他,火车快要开动时才放开。

    似是想到什么,魏无羡取下带在身上的相机递给他,“这个给你,就当作我跟着你报道战况了。”

    蓝忘机将其接过,郑重的说了个“好。”

    “蓝湛,”车门闭前魏无羡突然叫住他,“我等你回来。”

    可惜随即的震耳躁动让自己没能听清那人的回话。


    蓝忘机遣了人送他回江家养伤,江澄口不对心的骂他道,你居然知道活着回来。

    魏无羡嬉笑着道还没来得及多谢师妹,每次都能把我传回的照片编辑解说得像我想的一样好。



    之后本该是静心养伤,魏无羡却始终安不下心,等待的时日竟是比自己为了躲过追杀,在黑夜中挣扎寻生的过往更要难熬。

    还好他终于看见蓝忘机的消息出现在了报纸最显眼位置,连带着手上这份黑白纸页,都似是透了细碎暖意。

    随手披上件外衣,他迅速出门叫了车,报上那个自己数天以来一直默念于心的位置。

    彼时天幕有些黯淡,或是在等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落雨,来洗尽这乱世铅华。




    至了边岸,魏无羡在渡口外寻了处石椅坐下,就等在蓝忘机的必归之途。

    初春节首,天气变换得无常,隐匿了光影,雨下的淅沥。

    “少爷。”江家管家不知何时终于找到了他,撑着伞到他头上,“蓝军官若是回来定会来找您,伤还未痊愈,这么等下去太伤身,不如回去等他?”

    “不了,没能陪他上前线,就做他此番凯旋第一个见到的人。”魏无羡接过管家递来的黑色伞柄,“谢谢你给我送伞,回去告诉江叔叔他们不用担心。”

    他执拗得不容置疑,管家犹豫了一阵,还是沉默着退开了。


    他轻倚上后椅。

    雨落不止。

    晚风拂柳笛声残。

    我在等你。

    满城涓涤,净此生的别离。



    似是过了一个昼昏交替,暮色愈重,在原本沉寂的江边动静渐大时,魏无羡起身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小腿。

    微微抬起压低的伞面,他望见远处隔了层层水幕,依稀有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朝自己走来。

    有如朝岁往昔。



    一川烟雨,满城春色。

    伞外朦胧,可是你?


    END
    BGM《下完这场雨》(后弦)
    文不好看,歌好听。

  • 评论(10)

    热度(115)

    1. 曲终人不散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