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4)

前文



4

厅中的气氛凝重又诡异。

眉峰俊逸的紫衣男子目光沉炽,此时正面色阴沉的盯着闯入的少年。左手不自觉在覆有紫电的指环上微微摩挲,一时间突然见到那人,心头无可言的震动竟胜过那份沉淀的恨意。


不多时,蓝曦臣与蓝忘机一齐到了,小魏婴见到要找的人终于出现了,立即迈着步子跑了过去。

二人貌似亲密的举动在江澄眼里被无限放大,面色愈加难看。

“江宗主。”蓝曦臣率先打破沉寂开口道。

“呵。”江澄冷笑一声,冷嘲热讽道:“不知泽芜君和含光君可否解释一下?我倒真是小觑了蓝家。”

蓝忘机微微皱了眉,小魏婴见那人一直对着自己说话,也是疑惑的望了过去,让得江澄内心的烦躁不由更添几分。

“江宗主或许误会了什么。”蓝曦臣调解道。

“误会?”江澄简直气得要笑出来,“告诉我误会了什么?!我居然以前没看出来,但凡二位有点廉耻,就不该是现在这般!”

蓝忘机对他人言语素来不在意,但此时不由分说攻击到小魏婴,也是冷了脸道:“江晚吟,还请注意言辞。”

蓝曦臣道:“江宗主,无论过往如何,十二年前乱葬岗围剿后就该结束了。”

“哦?结束?那不知你们的结束是怎么个结束法?重头再来一次?”江澄已经难以保持冷静了。

蓝曦臣转头示意蓝忘机先带着小魏婴离开,让江澄继续看到他,恐怕之后就该大打出手了。




“蓝湛,”出了正厅,小魏婴果然忍不住的问道:“我以前真的认识那个人么?”

半晌,蓝忘机还是开口道,“......是。”

“他好像很讨厌我。”

“......或许误会太多。”

沉默一阵,小魏婴又问道:“那......我们以前是不是也认识?”

“认识。”

“蓝湛,”小魏婴皱着眉,“我是不是忘记了很多事,明明记忆无损,却总觉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魏婴,”蓝忘机安慰他道,“都过去了,记不起也无妨。”

小魏婴静静望着面前之人,很快就心安了。的确,茫茫尘世,有蓝湛在身边就够了,何必去在意前尘种种。

不再纠结于此,他扬起眉梢去牵蓝忘机的手,面颊突觉一阵冰冷,转身看了看,竟是有细雪飘落。

“蓝湛蓝湛!”小魏婴激动的道,“你看!下雪了!我还是第一次见!”

石阶路滑,蓝忘机扣住他的手防止他不安分的玩闹以至摔跤,“姑苏地暖,落雪不常见,你若是喜欢,我多带你去北寒之疆。”

“不用不用,”小魏婴晃着小脑袋道,“我就喜欢看姑苏的雪,其他地方比不来。”

而后蹭到蓝忘机身边笑着道:“不常见也没事,反正来日方长嘛,蓝湛你说是不是?”

蓝忘机俯身帮他裹紧外衣不受寒风灌入,嘴角似是轻轻扬了一个弧度。

“是。”



来日方长,岁岁无终,还有许多个十二年可以等。

等到霜雪落满山。

等到烟雨繁花尽。

等到与你......

人间白首。



下篇

记我第二篇被吞的tag

评论(22)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