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3)

前文



3

尘嚣尽却,夕月藏心。

大抵天性如此,再来一次也是同样。

小魏婴果然在来到云深不知处的第一天就开始折腾了。

蓝家门规森严,男修女修的学课之地都分得清楚,更不用说其他三千条禁令。

蓝曦臣有些无奈的看着此时赖在静室中的小魏婴, 蓝氏门生有专门的住舍,小魏婴却对自己先前的分配一口否决,只说要和蓝湛一起睡。

几位蓝家子弟默默无言,敢说出要和含光君同睡的,恐怕此前此后都会是唯一一个。

所幸没过太久,就等到蓝忘机回到庭前,还是在带了淡淡的辣香中。蓝曦臣看着自己弟弟手上提的食盒,明显是专程外出给这个孩子买的,面色略有复杂,想来只是睡觉这种事大概也不必问了。

“兄长。”蓝忘机很快弄清此时的状况后开口道,“就依他吧,叔父那边我会说的。”

蓝曦臣点了点头,其实他想说忘机你还是不要说的好。




夜间,子时。

“蓝湛。”小魏婴躺在蓝忘机身边出声道。

“蓝湛。”

“蓝湛!”

“蓝二哥哥~”

“......我在。”

蓝忘机睁开眼,叹了口气道,“亥时已过,这是你第八次叫了。”

“我睡不着嘛。”小魏婴故意带了点委屈的道。

“你想如何?”蓝忘机问道。

“你抱着我睡呀,抱着我我就能睡着了。”

“......胡闹。”

“亥时都过啦,”小魏婴义正言辞的道,“蓝湛你需要好好休息而不是被我烦一晚上,我睡着了就不会吵你了。”

“......”

无言了一阵,蓝忘机还是将他轻轻环住。感受到那股清冷檀香包围住自己,小魏婴安心的往蓝忘机怀里蹭了蹭,竟真的不闹腾的安睡了。

凉夜已深,蓝忘机却是许久心情难以平复,兜兜转转,再次感受到怀中之人的温度,不再是血洗不夜天后的森森鬼气,不再是问灵不得回的冰寒入骨,竟给他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恍惚。

手上的力度不由加重一分。

“魏婴。”蓝忘机的声音轻不可闻。

“我一直都在。”




几度春秋不过须臾,三年时光瞬息即转。

小魏婴长大了一些,眉眼亦开始与前世样貌重合,少年稚气未褪的面容,依稀可见那个少时求学翻墙夜归的轻狂之气。

蓝曦臣最先猜出了他的身份,不过不是从小魏婴的样子,而是蓝忘机对他的种种态度。

只是照此变化,再过几年,就是那个千夫所指的夷陵老祖之貌了。姑苏蓝氏对他是谁可以不在意,却抵不住修真界的风风雨雨,逢魏必争闻魏色变,即使用相貌相似解释,也架不住有心之人对此添油加醋的利用。蓝曦臣沉吟许久,还是决定找蓝忘机商谈此事。


“此事我考虑过,”沉默一阵,蓝忘机开口道,“无论有解与否,我同他一起承担。”

蓝曦臣道:“即使有过一次乱葬岗围剿,却难保不会有第二次,还好魏婴此时尚小,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考虑。”

两人又交谈了一阵,有门生前来通报,云梦江宗主前来拜访。

蓝曦臣应了一声,准备移步时,那人犹犹豫豫的说了句,“蓝宗主,之前不知是谁说含光君此时在正厅,魏婴好像跑过去了。”

蓝忘机一顿,问道:“江澄见到他了?”

“这......我也不太清楚,”那人答道,“不过十有八九是能见到了。”

一旁的蓝曦臣不由微微皱了眉,江澄可是和前世的魏无羡一同长大的,少时模样认出太容易了。


下篇

评论(25)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