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渡尘劫

  • 古代架空paro,一发完。


    雨落三更,残阳飘横,是谁在等。


    京城繁华,入夜了也呈一派灯火如昼的盛景,遮掩着其下翻流的暗涌。

    魏无羡扯下夜行的伪装,将已经被划破数十道口子的外衣扔进了荒郊林间,而后迅速的在城门闭前潜入王都。

    带了伤的身体在几个时辰奔逃后已渐渐有些体力不支,身后一众人紧追不舍,魏无羡略思索了一瞬,便朝着人群聚众的方向而去,自是风月之处最得人心。

    掠上飞檐,隔街厢房烛光暖帐,透着隐隐约约的剪影,他寻了似是最为平常的一间,掀了窗棂翻入。

    意料之外的却是在这种旖旎之地只见到一位端坐的男子,衣冠胜雪,一手执着茶杯,单看侧颜便可想见其天人之姿。

    听见动静那人偏头望来,魏无羡持着随便架上他的脖颈,压低着声音道:“想办法避开外面的搜查。”

    蓝忘机不见丝毫慌乱,只是淡淡的出声道:“你伤势过重,不宜持剑。”

    手腕上用布料胡乱包扎的伤口此时又渗出点点猩红,魏无羡刚想说点什么,阁楼外响起的躁动扰得他心神混乱。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兵将,这么快就包围了过来。

    若是幸运避过自然最好,若是被发现......魏无羡微微眯起眼,就只能挟此人当人质了,众目睽睽,想来那些人也不敢轻易舍一无辜之人性命。只是这人看着端方雅正,怕是未曾习武之辈,自己可要多小心不要伤到他。

    领头之人未与这些莺莺燕燕有过多言语,出示了令牌便开始一层层搜查。额间满是冷汗,疼痛混着巨大的虚弱感,魏无羡手中的力道也开始控制不住。不多久已搜至这一层,蓦地一阵眩晕袭来,魏无羡没能握紧随便,佩剑掉落木板发出“叮——”的声响瞬时让隔间外耳力极好几人朝声源而来。抄起随便,迟疑间,蓝忘机已将他拦腰抱起,运了轻功破窗离开。

    软在蓝忘机怀里,昏前魏无羡不合时宜的在想,这人身上的淡淡檀香真是好闻的要命。




    不知睡了多久,昏昏沉沉的状态中似是有谁帮自己处理了伤口,转醒后魏无羡没进到想象中的天牢,简雅的静室透着一股清冷檀香。

    活动了一下酸涩的筋骨,魏无羡起身出了静室,水榭园林的府邸,不输水墨江南的意境。

    没走太远便见到那个救了自己的白衣男子在庭前抚琴,魏无羡不由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想来是不输自己的武力,先前被持剑相待时居然没有反击,修养真是好得可怕。

    取了陈情同他合奏,没有发觉琴音微不可觉的顿了一瞬。风湖翠柳,琴笛相和,默契得浑然天成。

    曲终,魏无羡才走近和他打了个招呼,“谢谢你救了我。”

    “不必。”

    魏无羡笑着道:“我叫魏婴,字无羡。”

    “蓝湛,蓝忘机。”

    魏无羡愣了愣,“你姓蓝?”

    “嗯。”

    蓝姓少见,住的是这样的府邸,又是这样的气质,多少是和自己猜的一般无二了,魏无羡忍不住问道:“那你救了我,不会出事么?”

    “无妨。”蓝忘机对他道,“府中不曾有人知晓你身份。”

    魏无羡不由乐了,凑近了一点道:“听你这么说是知道我是谁了?知道还敢救我,蓝二公子胆子不小嘛?”

    蓝忘机移开视线,只说了一句,“仅此一次。”

    魏无羡却笑得更开心了。


    既是安全之所,蓝忘机又愿意留下自己,魏无羡索性就在蓝府待着了。明明一个闷得有些冷淡之人,却让自己每日忍不住的撩拨,蓝忘机不在府内时,自己便偷偷伪装一番外出买酒,不得不承认天子笑真是一等一的好酒。

    如此平静了数月,养伤的时日竟成了魏无羡这么些年来最无忧的日子,给他生出了一种只要有蓝忘机在身边,便可得一世长宁的错觉。

    可惜了,他们到底不是同路人。



    即使提前很久做了心理准备,有那么分别的一天却还是难以接受。很多事情来得毫无征兆,那日蓝忘机同平日一样被宣召离开,离开时魏无羡笑着说等他回来,玩了一会儿蓝忘机养在府里的兔子,没多久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转身望见一个和蓝忘机八分相似的男子,只是面容气质更为温和。

    “魏公子。”那人开口道,“我是忘机的兄长。”

    魏无羡向他颌首微笑,“泽芜君。”

    “魏公子,我知晓忘机和你关系很好,”提及弟弟,蓝曦臣面色凝重了不少,“只是你在府中多留一日,对忘机名誉更损一分。”

    魏无羡愣了愣,“泽芜君的意思?”

    蓝曦臣叹了口气,“我本不该多言,蓝家世代将门,魏公子可知,如今满京城都在传言皇帝亲封的护国将军包庇敌国探子。”

    魏无羡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之前闹了那么大场风波,那些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自己安稳的在此养伤,原来所有压力都是蓝忘机一力承担。

    “多谢泽芜君告知了。”魏无羡微微握了拳。



    给蓝忘机留了封信,趁着无人注意魏无羡出了蓝府,小心隐匿着行踪回到那个和蓝忘机敌对的皇都,可惜他还是低估了这些人对自己所拿到东西的重视性,不过半日便有一支军队追了上来。

    刀锋剑影,落血厮杀,一边相斗一边想方设法逃开,不知持续了多久,撑着随便快要倒下时,避尘的寒芒亮得如月生辉,众人见此皆是一愣,蓝忘机不理会其他人各色的目光,至魏无羡身边扶起他。

    “蓝将军。”为首一人出言道,“他被证实是敌国探子。”

    蓝忘机的声音波澜不惊,“这个人,我带走了。”

    之后便是无可避免的交锋,魏无羡没想到看着如此雅正的一个人,带自己杀出重围时会凌厉的让人生寒,带了点小得意全身无力的靠在他身上,又胡乱的想着自己流了这么多血弄乱了他的白衣。



    日落时分,持续的拉锯战终于落下帷幕,甩开其后的追兵,蓝忘机将魏无羡放在了一处青石上靠好。

    “蓝湛。”魏无羡轻声叫他,“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是。”蓝忘机应道,“十三年前。”

    那时他跟着兄长去敌国议和,晚间竟撞见一个少年翻墙而入,明明坏了规矩,却只歪着头对他笑道,“就当,没看见我好不好?”

    瞳孔渐渐涣散,魏无羡抬手抓住蓝忘机的衣襟,强撑着一口气道,“蓝湛,你听我说......”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我是,认真的......”

    蓝忘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我也是。”

    可惜这一句,魏无羡没能再听见。



    蓝忘机用了最快的速度,抱着他找到医者温情,妙医圣手,享有逆天回生的盛名,虽是有些夸张的传言,如今无论如何都是蓝忘机唯一能想到的人了。

    “我只能试试,”温情先是叹了口气,而后道,“西域有奇术,可护住他的心脉,只是何时好转,隔日经年,或是长此不醒,都是未定之数。”

    “那便麻烦了。”蓝忘机尚带着沙哑的声音道。

    “你可以等么?”温情盯着他,放弃似锦前程等一个不知后路如何之人。

    蓝忘机没有回答,其实这种问题大概多年前就已考虑清楚了。从少年眉目飞扬的样子第一次直直撞入心底,便成了此后岁岁年年无关风月的局。

    “只要他能回来,抵不过,再一个十三年罢了。”

    END

  • 评论(2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