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红尘缘

  • 前世今生向,一发完。


    无可避的压抑,森森阴气万鬼残灵,噬骨成灰,黑暗中看不清面容,血色模糊间只有被无限放大的杀意,混沌不清的意识中似是有谁在耳边低低呢喃,像是要去抓浮萍的稻草,魏无羡喘着气从床上坐起。

    室友被他的动静惊醒,揉了揉困意沉重的双眼问他是不是做了噩梦。

    魏无羡满是歉意的说着对不起,大晚上扰了他人清梦。

    室友不在意的说了句没事,又歪头睡了过去。

    挂式空调上亮着一个合适温度的数字,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中闪烁,他躺下望向漆黑的天花板,辗转着却是再难安眠。

    这次的梦,比以往都要压抑。



    天未初晓,魏无羡已摸索着下了床铺,心里很空,有什么萦绕难散。

    这是他一直不为人知的秘密。

    从记事起他就会做一些异于常人的梦,其实他不想称其为梦,因为太过真实,每每都似是自己的亲身经历。

    剑影刀光,长笛红穗,在那个江湖里,他遭过世人所恶,却有一道清冷出尘身影始终护得自己一世周全。

    那人长身玉立,似是镀了如练月光,看着冷若冰霜,望向自己的眼神却是满载的深情,只是那个人姓何名何,魏无羡每次清醒后都想不起来。


    魏无羡觉得自己是喜欢他的,不然那个雨夜的观音庙里,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失去的说出告白的言辞。

    那次清醒后魏无羡久久不能反应过来,他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做这样旖旎的春梦,尤其是梦里的那个人还是男子。

    不过之后他慢慢习惯了,琴笛相和,拈花醉酒,恣意红尘,这些都是他一个人的秘密,和两个人的故事。



    可就像是日有时限,夜有时尽,无论他怎样努力修炼,灵力低微金丹难凝终究是让他先一步踏上了生老病死的定律。

    从多年后的某一天起,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到最后竟是轻微受凉就易感染风寒,蓝忘机端了药走到床榻边,俯下身轻轻唤他:“魏婴。”

    听见这声音精神好了大半,睁开沉重的双眼,被蓝忘机扶着坐起,撒娇着要他喂自己喝药,故意道苦让他给自己中和。

    静室内闭了窗棂,不让寒风漏入,暖炉置于书案旁,药香混了檀香渗入鼻息,不知今夕何夕,只愿长梦不醒。

    他望着面前这个时光未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的男子,素来纤尘不染的白衣都是为自己惹了落雪。

    “蓝湛,你真好。”

    你这么好,只恨我不能再多陪你走下去。


    挣扎着再次转醒时魏无羡抹了一把眼角,温热的液体还残留未干。

    他终于能在清醒时忆起那人面容,知晓那人姓名,却是入梦再不复相见。



    魏无羡表面依然装作和之前一样没心没肺的样子,他不想让身边的人为自己担心,何况说了又有什么用,说自己喜欢一个梦里的男子,那个男子还不是现世之人。

    转眼至了跨年夜,长街上人声鼎沸,纷纷攘攘着结伴外游,挤满了城市里繁华的巷口。

    魏无羡和几个朋友一同出来,中央广场太过拥挤,临近整点愈发躁动,魏无羡一个失神,就和朋友们被人群冲散。

    挤到人少一点的地方刚准备拿出手机同他们联系,不知是谁从旁边跑过不小心狠狠撞到了他,惯力让得魏无羡往旁边迈了两步,却是踩空了台阶,整个人失去重心向下方倒去。

    一阵眩晕中他落入一个带着清冷檀香的怀抱,动作熟练的就像是身体自然而然的一个习惯。魏无羡想起梦里那么多次,他总是可以放肆的爬树翻墙,因为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个人稳稳的接住自己,然后再不放手。

    抬起头,对上那人精致面容上琉璃色的瞳孔。

    一眼万年,隔了山海燎原,灼灼繁花落地成诗。



    倒计时结束,零点钟声敲响,夜空中烟火绚烂的过分,那人的同伴隔了人群在外侧大声喊他时,他才反应过来松开两人紧紧握住的手。

    魏无羡一把拉住他,好听的嗓音过滤了周遭的喧嚣直直撞入那人心底,“我喜欢你。”

    而后笑着叫出了那个无数次梦呓里心心念念的名字:

    “蓝湛。”



    雨落隔岸,魂渡忘川,前世的相依注定了今生的重逢。

    我喜欢你,迢迢星河都不及你浅眸里的倒影,无论轮回更迭,终究万古同归。

    END

  • 评论(19)

    热度(177)

    1. 曲终人不散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