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2)

前文



2

云深不知处座落于姑苏城外一座深山,曦雾朦胧,白墙黛瓦,山峦延绵。

只是最引初次拜访之人注目的,怕是山前石壁三千余条篆文所刻的家规了。

小魏婴在山门前有些紧张的握着蓝忘机一方衣角,带了点好奇的问他这上面刻了什么。

“云深不知处规训。”

“是必须要遵守的那种东西么?我如果不小心犯了会不会被赶出去?”小魏婴面上布满了担忧。

“没事。”蓝忘机安慰他,“犯了也无妨。”

“真的么!”小孩子的情绪一下就转变了。

蓝忘机点点头,蹲下身帮他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着,“我先带你去见叔父。”


九年前蓝忘机曾带回一个叫作温苑的孩子,取名思追,无论天资脾性皆是不错,蓝启仁对他也很满意,因此再次听闻蓝忘机带回一人时,只觉得是和思追同样听话的子弟,倒是没反对的直接点了头。

“他已经来了么?”蓝启仁问道。

蓝忘机朝门口轻轻唤了一声,“魏婴。”

一个小脑袋从门侧探出半截,望见蓝忘机后松开扒住镂空木门的小手,迈着小碎步跑到他身边,按着之前所学的朝蓝启仁作了个揖。

蓝启仁迷迷糊糊的应了,在蓝忘机将小魏婴带走半晌后才反应过来。


刚刚那个孩子?为什么不仅叫魏婴还长得像魏婴?

和那个混小子如此像为什么要我们家忘机来养?!

蓝启仁尚气着,正巧有蓝家门生拿了新修的规训上前,“蓝老先生请过目,可还存在什么纰漏?”

蓝启仁认真看了一遍后道:“再增一些,诸如不得学魏婴修习鬼道之类,全数列为禁项。”

“......好的。”

蓝家门生暗暗抹了把汗,那少说也有近千条了吧。




蓝忘机将小魏婴安置在静室后去见了兄长,回来后倒是有些意料之中的发现书案成了乱糟糟一团,罪魁祸首还浑然不知的坐于青席,拿了毛笔不知在乱画什么。

“啊?蓝湛你来啦,看看我写的怎么样?”小魏婴拿了刚写好的纸递给他。

“......湛字错了。”

“这么像居然还是错的。”小魏婴沮丧的皱了眉,“我以前见过些字画,只模糊记得这个字的写法,试了好多遍还是没试出正确的。”

蓝忘机在他身侧坐下,落笔沉稳,写下了端正清秀的两个名字,“我教你。”

“好呀!”小魏婴开心的道,“我想先学你的。”

蓝忘机点点头,纠正了他的姿势,修长有力的指节握住了那只起笔的手。

执笔书墨,描笔青梅,落笔书款。

最后一笔抬起时,小魏婴已经忍不住兴奋道:“太好看了!蓝湛蓝湛,我会写你的名字了!”

“嗯。”

小魏婴原是个三分钟按捺不住爬树翻墙的性子,今天倒出奇地只想学字,到最后手都有些隐隐酸痛。

“累了就休息一会。”蓝忘机感觉到他手心出了汗。

“不累不累,就是好饿哦......蓝湛你之前带回来的枇杷我可以吃么?”

“可以。”

本来就是买给你的。




下篇


评论(13)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