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尘世雪

  • 古代架空paro,一发完。


    ——此生的守候,已尽我温柔,只恨年华早泛白,不能偷。

    其实细细想来当年无谓地点吧,不过云深山头落了初雪,你坐于青石,肩上落了梅香,更引人沉醉罢了。


    蓝氏仙府隐于深山,经年久期遗世独立,修道之人带了那么点玄学莫测,少不了惹人兀自神往。

    空山禅意尚未寂寥人心,便有三分剑锋出鞘划过长空,打翻了的酒坛碎于脚边,醇烈浓香闻着已得三分醉意。

    “哈哈哈哈,都说此处物华地灵,虽非伽蓝却是空灵,果然蕴出的人也是一等一俊俏,不枉我跋山涉水走这一遭。”一个黑衣少年收了佩剑,望向眼前素纹白衣的俊俏面容大笑道。

    “云深禁酒,不接外访,还望离去。”语调冷人亦冷,气场之寒怕是周身飞雪都比不上。

    少年想了想,倒返几步退至刻有“云深不知处”五个大字的苍石外,歪着头道:“我站在这里,不算破禁吧?”

    那人凝视他一眼,不再言语,转身起了轻功没入山林。

    少年却是个不肯轻易将就的性子,见他身影隐于晨曦,也是追随着那处方向而去。

    逞强乱闯的后果,就是被困于没见过的奇怪阵法中,堪堪躲过地底陷阱,又有飞矢夹杂箭羽而来,无法破解再迷了来路,一时间竟是进退不得。正头疼着,青锋自身侧闪了一道流光,少年突觉自己手腕被用力拉住。

    “方才已让你离去,非蓝家门生破阵无解。”那道青涩低沉的声线中,似是还带了担忧怒气一系列言不明的情绪。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乱闯。”某人毫无诚意的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让我说多少遍都行。我就是太好奇了按捺不住。”

    被触动的阵眼不在少数,让得两人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越出这个磨人的大阵。

    甩了甩一直握着剑柄有些发麻的手,少年刚喘完口气,又笑嘻嘻的凑到那人身边,“别这么冷嘛,谢谢你啊,既然都见了两次面,也算是相熟了?”

    “……”

    “我叫魏婴,魏无羡,赏个面子,认识一下呗?”

    “……蓝湛。”

    时有冽风吹过,却难荡起寒漪。


    自初逢相识后,魏无羡开始喜欢有事没事往这边跑,三两个月里总要来上那么几天,江澄鄙夷他的行为骂他魔怔,连他自己也是不解,明明一个看起来如此闷的人,怎么就能让自己那么开心呢?

    其实见面后聊的也不过是些日常无关的琐事,但蓝忘机仍会以下山置办为由陪他在姑苏城中闲逛。

    “蓝湛蓝湛,你们这里节日的时候会有烟火表演么?”

    “云深不知处禁……”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又禁是吧,你们云深不知处什么都好,就是什么都禁,那么多条门规规训石上能刻完也是奇迹。唉,若是有机会,蓝湛你一定要和我一起去看一场,灯火如昼,最是好看。”

    蓝忘机先是无奈的摇摇头,而后道:“好。”

    有时魏无羡也会带了糕点前来,勉强可以称作是“糕点”吧。

    “这是我最爱的口味了,特意在京城排名上佳的食轩里订做的,辣的恰到好处,蓝湛你要不要尝一个,味道怎么样?”某人希冀的问道。

    蓝忘机面不改色的拿了其中一个吃下,“……尚可。”

    “哈哈哈我就知道蓝湛你最好了!”

    仔细数来两人相处时日并不算短,魏无羡却始终未言及自身来历,蓝忘机亦不曾过问。只是那人玄衣金缕,腰间环佩,无一不隐隐彰显着天家富贵的身份。

    可惜现今世道,凡和“皇”字沾了边的,大多都会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场。


    寒来暑往,花开明灭又几轮。

    最近一次分别前,魏无羡买了一坛天子笑,偏过头对蓝忘机道:“喝过这么多种酒,还是姑苏的天子笑最让人回味,我带一坛回去埋起来,就埋在我父母以前曾居住的屋子,城郊陌上,苍槐满庭,来年蓝湛你同我共饮怎么样?”

    “魏婴。”蓝忘机看着他的样子,面上明朗的笑意也难掩那身风尘仆仆的疲惫,“你可以一直留下来。”

    魏无羡与面前的人对视了良久,才缓缓移开目光笑着道:“好啊,下次一定,到时候蓝湛你想赶我走我都赖着。”

    末了在心里轻轻道,只要能有下次。


    新雪再覆了山头,蓝忘机约定之日时自破晓行至山脚苍石,至入夜蓝曦臣提着长明灯找到他,都始终未等到想见之人。

    “忘机,子时已过三刻,魏公子大抵不会来了,不如先回去。”蓝曦臣对他温和的道。

    “兄长,”蓝忘机眉头紧锁的开了口,“我想去找他。”

    蓝曦臣一怔,“魏公子或许是路上耽搁了,忘机不再等上几日么?”

    蓝忘机摇摇头,指节如面色泛白。魏无羡虽然轻狂随意,这么些年却从未失约过。

    第二日卯时,蓝忘机在兄长的帮助下请辞了叔父,持剑负琴出了姑苏,去走那人来时的路。


    蓝忘机入京不是最好的时候,时值战乱,就连书信都迟了几日才送到自己手中。

    如今天下温氏掌权,皇帝不过是个傀儡替身,压制民脂腐败官场,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从信中他也得知魏无羡的身份,和自己猜的不差太多,是少时被江王府收养的小公子。

    江家作为皇亲中与当朝天子血缘关系最近的一脉,理所当然的在温氏司马昭之心终于收敛不住后,被加以“谋逆”的莫须有罪名灭了满门。

    此事一出,举朝震惊,各方侠士结盟起义,霎时山河王朝动荡不安。

    蓝忘机用最快的速度赶至夷陵,却还是晚了一步。

    乱葬岗被尸身血骨所埋,荒草丛生尽显满目疮痍的凄凉,蓝忘机找了许久都未能找见那人尸骨,只有一支黑色陈笛浸了血半掩在泥土里。

    蓝忘机将它捡起细细擦拭,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

    “您是蓝公子吧?”一个面色清秀的男子下了马朝他走来,灰色盔甲上还沾染着点点血渍,“公子曾给我见过您的画像,我是温宁。”

    蓝忘机听魏无羡提过他,虽是温氏旁支却也不苟同其做法,多年来一直作为魏无羡的副将。“信是你遣人寄给我的?”

    温宁点点头,眸子里沉了悲痛,“穷奇之变后,公子派我带人去救江澄小王爷,没想到会被温氏那么快找到夷陵。”

    沉默良久,他低下头,“蓝公子,节哀顺变。”最后一句也不知是对蓝忘机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我知道了。”蓝忘机沙哑着声音道。

    浑浑噩噩问了路线行至城郊槐树,彼时彼处埋藏的两坛天子笑酒香愈醇,却是再无归人饮上一杯。抖落了封口泥土,终是见到那张泛黄字条:

    蓝湛,我喜欢你。


    世人只道含光将军骁勇善战,负一古琴执一长剑,端的是白衣出尘的仙人之姿,铁骑之上却宛同战神再世,引领万马千军生生帮着江小王爷打下盛世江山,除了温氏暴政。

    丝竹笙歌,普天同庆。

    后书记:魏无羡少年将军,射日之征所向披靡,惜穷其道遇袭,退至夷陵后遭温氏乱军所围,仍率残支兵将与其拼得玉石俱焚。一年后新帝登基,加封其为一等护国将军,千秋功载,享万古荣光。

    皇城宫殿,江澄望向这个俊雅的白衣男子,已为帝王却不对其有丝毫不敬,“含光君可有什么想要的是我力所能及的。”虽然知道那人最想要的早不复于世。

    “愿江公子能护百姓安居乐业。”

    “这是自然。”江澄肯定道。

    蓝忘机不再多言,转身走出殿宇,纷纷扬的细雪遍了满台阶,恍然想起当年初见也是如此光景,一个少年着了黑衣,提着天子笑眼底眉梢尽是风流,一个少年束了抹额,握着灵剑避尘白衣翩跹面若寒冰。

    年少初相逢,万丈红尘中,想书心思墨未浓,却隔群山千万重。

    最后只余腰间一支泼墨长笛,血色红穗独映夜色。

    魏婴,长安绽了烟火,上元举了灯节,山河定了太平,你喜欢的,我看见了。

    只恨年华早泛白。

    不能偷。

    END
    番外走微博
    BGM《拂雪》(不才)

  • 评论(2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