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1)

*设一个原著背景下的(伪)养成,如果羡羡受万鬼反噬不是十三年后被莫玄羽献舍重生,而是重生失忆成一个小孩子被汪叽找到





——这一世他白衣而来,舍身渡我两仪之惑,红尘如何,人间如何。



1

入夜无声,一把通体乌黑的古琴被置于案几,泠泠琴音铮铮曲调衬得此间长夜更为凄凉。

一曲问灵。

俱无应。

风露微寒,弦尽曲毕,端坐的白衣男子垂了双眸,尸身不得寻,魂魄不得召,如今距离夷陵老祖身死魂消,已有九载光阴了。

昔日三年禁闭,闭关期满,出来后听到的第一件事,便是如此。

他却不愿去信,即是问灵不得回音。




姑苏城外,彩衣镇脚。

现今正是枇杷长势最好的季节,芬香味浓,与那人少时一同除完水祟也是如此时节。

除过一方邪祟,返程时蓝忘机行至小镇买了金黄的一筐。

吴音软糯的女子抖了抖斗笠,对这位每年都会前来的白衣修士显然印象颇深,面露微红替他将其细细装好。



周遭响起一群小孩子们的嬉戏声,大抵是在模仿射日之征的场景,自岐山温氏被灭后,此等盛况成了许多民间孩子们最爱玩的游戏。

“诶,不对不对,这样一点都不像。”

“鬼将军可以自由行动,但其他的魑魅魍魉必须要笛声才行。”

“这有什么难的,我吹给你们听。”



小贩之间最爱彼此闲谈,不多时旁边一个小个子侧过头对这位女子小声问道:“那边黑衣服的孩子是前段时间家里出事的那个么?”

女子闻言抬头看了看,面色有些复杂的点头道:“是那个可怜的孩子,好像出身时就是孤儿,先前被收留没想到家中又遭变故。索性最近枇杷产的多,我过会儿也好送一些。”

“也不知后路会如何。”那人叹气道。

蓝忘机顺着两人所指望去,只见得一个黑衣男孩的背影,小手转了转竹笛将其送至唇边。

“都装好了。”女子拣完最后一个枇杷,开口道。

“嗯。”

蓝忘机收回视线,接过枇杷却在听见笛声时动作一滞。

即使掺了此起彼伏的喧嚣,曲调也清晰的混了微风送至,算不得悠扬动听的笛音,起承转合却是与当初玄武洞底那一曲描摹重合。



“这样像了吧。”一个垂髫稚童扬着手中的笛子得意道。

其他孩子刚想回话,却见一道清冷绝尘的身影上前牢牢抓住男孩手腕,不由下意识的纷纷闭了嘴。

男孩同样有些错愕的回过头,尚显稚气的眉眼可依稀窥见长大后那个自己在心中细细勾勒过多少遍的样子。

“你......唤做何名?”蓝忘机压下心头翻涌着的情绪,控制住力道,却不肯放手。

提起名字,男孩低垂了眼帘,好一会才应道:“我也不知道,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父母,所以没人给我取名字。”

前世的魏无羡,流落街头被江枫眠找到,带回云梦年少风流,最终入鬼道歧途不得善终。

这一世似是接了曾经的轨迹,但蓝忘机不会让同样的路子继续下去。



“你唤魏婴。”蓝忘机道。

“你认识我?”男孩先是怔愣一瞬,而后开始琢磨这两个字,“魏婴......”

顿了顿,蓝忘机问道:“你......愿意和我回云深不知处么?”

“好像听过,是那个许多修士的地方么?”

“是。”

小魏婴眨了眨眼睛,“云深不知处......饭够吃么?”

“一日三餐。”

“那地方好玩么?”

“府中水榭园林,后山鱼雁飞禽。”

“这么棒啊,那......那我跟你走吧,我该怎么叫你?”

“蓝湛。”


被蓝忘机带上避尘,小魏婴慢慢和他熟络起来,觉得这个哥哥看着冷若冰霜,实则很好相处,且对自己有话必应。在云雾缭绕的上空搂住他的脖子,下方人间烟火,春末繁景尽入眼底。

此景是小魏婴不曾见过的,看见什么都忍不住和蓝忘机分享,途中似是想到什么,问道:“蓝湛蓝湛,我还有一个问题。”

“问。”

“云深不知处的人,如果都比我好你会不会不理我?”

“......不会。”

“是因为都没有我好看么?”

“......”

蓝忘机将他抱好,面不改色的移开目光平视前方。

......没有。



下篇

评论(35)

热度(253)

  1. 乱葬岗偷来的大白菜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