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末日方舟(序)

*一个深坑


00

浓稠的墨色死死压着天际,空寂无人的荒芜郊外,车灯灭后更显阴森之态。一辆凯迪拉克熄了引擎停于泥泞的路旁,悉悉索索的从车上摸出两人,抬了一个黑衣男子。

“就在这里可以么?”其中一人腾出只手抹了把额间的冷汗,“离小少爷说的地方可还有上百公里呢!”

另外一人嗤笑了一声对他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到了指定地点处理完,还有命活着回去?”

那人也是怔了一瞬反应过来,旋即咬咬牙道:“那就这里!我们把他扔在一个地方赶紧走,再晚就该分不到船票了。”

提起船票,两人动作愈发迅速,将抬着的人随意放到一处杂草丛中便匆忙驾车离开了。


时有寒风吹过,男子黑色衣襟下原就渐渐散去的温度更是一寸一寸冰凉入骨。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微弱的光芒开始在附近四处扫荡,握着的手电柄上偶尔会滴落点点血迹,终于找到地上人的身影时,那张血渍未干的清秀面庞终于送了口气,跑到他身边扶起身摇了摇,“公子,公子,醒醒,你还好么?”

却是无人应。


好一会都不见转醒,那人眸子里满是担忧之色,喃喃道:“失败了么?”

而后甩甩思绪,将男子背起,无论如何,先离开这里再说。

只是刚走出几步,自地底开始传出巨大震动,地面砾石无规律的晃动起来,手电滚落到了脚边。伴随着一阵强波,那人无法站稳的一只膝盖着了地,地动山摇,他强撑着地面站起,艰难迈着步子将背上的男子带到了空旷处,然后再也无法支撑的倒在了他身侧。

黑夜里什么都看不清,也不会看见男子细微的动作。

失败和成功,谁说的准呢?


破晓无光。



01

所谓毁灭,其实不过一瞬。


西元2018。

磁极反转,地壳变动,山河倾覆,数年前预言的世界末日浩荡而来,各地顶尖团队耗费巨大财力物力建造的方舟成了唯一最大几率活下去的场所。

毫无疑问的,不是所有人都具资格登上。


方舟11区。

精密仪器按序扫描面前排好的人,几个负责人在电脑上登记数据,训练有素的军人维持着长列的秩序。

初逢末日,为了防止疾病的蔓延,这是方舟各区每天都要做的例行体检。

大多民众面色尚带着死气沉沉,骤失生存多年的家园,甚至包括了亲人朋友,沉寂的压抑挥之不去。


其中一个领头军人正有条不紊的控制队伍前进,乌黑眼角同样可窥其难言失落的心情。右手所带仪器发出一阵声响,那人偏头望见蓝忘机走过来,站直身姿打起精神,交待了几句手下的人,拿上一份名单小跑过去。

“蓝上校。”行至身前,那人对蓝忘机行了个军礼,而后将名单递给他,“这里是幸存者名单。”

方舟到底空间资源有限,难以容纳太多民众,能有资格获得船票,都是各界精英和建造的内部人员,以及小部分花了巨大价钱所买。然而世界末日后也有极少险之又险幸存下来的人,寻求方舟作为他们的庇护所。

名单不算多,但蓝忘机看得很仔细,来回看了一遍,却是没找到那个人的名字。

“这是全部的么?”蓝忘机问道。

“不一定,今天可能有新的......”那人顿了一下,“偷渡者。”

他知道蓝忘机不喜欢听到这个说法,但实在是没有合适的词来形容,说完后果然看见面前之人皱了眉。

将名单递回,蓝忘机准备离开时,看见蓝曦臣和他在军中的结拜义弟金光瑶走了过来。

金光瑶理着平头,带了顶军帽,不高的个子很难同“军人”两个字联系起来,但其军衔却是和蓝忘机平级。

“兄长。”蓝忘机打了声招呼。

“忘机这是要去哪?”蓝曦臣温和的笑着道。

“去看看幸存者。”

蓝曦臣点了点头,道,“阿瑶刚好是负责幸存者这一部分,让他带你去吧。”

金光瑶闻言犹豫了一会,竟没有同平日一般笑着应下,而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蓝曦臣道,“二哥,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今早温若寒刚下了指令,接手并转移了幸存者。”

如今方舟上制度尚未完善,人心还在惶惶的状态,温若寒为什么这么急着去插手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事?

“转移到哪了?”蓝曦臣有些奇怪。

“转移到了......四区下舱。”

“他们不是犯人。”蓝忘机冷着脸道。

为了保存人类文明,方舟俨然是一个小型世界,监狱自是无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四区下舱就是专门建造的监狱区。

金光瑶也无奈的摇了摇头,“的确,但他们毕竟没有船票,温氏觉得能收留他们在方舟上已经是巨大的恩赐了。大多数人也不反对,都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拿到船票的人,他们可不愿意有这么些幸存者和自己共享待遇。”

沉默了一会,蓝曦臣问道,“忘机是要去找魏先生?”

蓝忘机“嗯”了一声,金光瑶却是疑惑的道,“魏先生?是魏无羡么?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有船票的。”

“大概是中途出了什么变故吧。”蓝曦臣叹了口气。

金光瑶对蓝忘机道,“蓝上校最好做好心理准备,现在为止统计到的幸存者我都见过,没有那位......魏先生。”

“不会的。”蓝忘机道,修长的手指微微握成拳。

他说过会活下来的。



02

温若寒很快公开了通告,表示因为幸存者身上可能带有未知的病毒,为防威胁到方舟众人安全,将他们暂时隔离检查。

用一种子虚乌有的说法将他们软禁,但出奇的无人反对,因为即使有人提出异议,也只会被温氏用强硬的态度压下。


方舟各区被划分得很清楚,尤其是监狱、科研所、控制室这样的重要区域,进入时是需要向以温氏为首的上层申请的。

蓝忘机在考虑该怎样潜入四区下舱时,长廊上一个科研制服的人低着头径直跑了过来,蓝忘机往旁边让了一步,那人却不知有意无意和他撞了个满怀,手上厚厚的一沓文件霎时散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那人连忙向他道歉。

蓝忘机回了句“没事”,蹲下身帮他拾捡地上的资料。

纸张很多,那人却并不着急,过来捡蓝忘机附近的一张时,上身前倾在他身旁小声说了句:“蓝湛,是我。”

蓝忘机手上的动作一滞,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叫他蓝湛。

此时长廊无人走动,却有几个针孔摄像头隐于上方,“魏无羡”选了个角度自然而然的侧身,借着蓝忘机背影挡住下颌。

而后依然神色如常一边捡着资料一边快速的道:“蓝湛你听我说,我待不了太久,今晚夜间外出勘测时我在外面等你。”

蓝忘机轻声说了个“好”。

语毕那人不再多言,拿着整理好的资料站起身,仿佛之前所发生的纯粹一场意外。

棕色瞳孔涣散又聚焦,反应过来时似是有些迷茫自己怎么会在这,再看向蓝忘机时一个激灵。

“蓝......蓝上校。”

蓝忘机礼貌的点点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侧身绕过他走开了。虽然无法解释这种情况,但无论如何他找到魏无羡了。


末日之后,方舟作为暂时的保护所,但到底不是永久的,人类始于自然,最终也会归于自然。在最初几天的安顿后,高层开始派人陆续外出勘测,收集地质水质空气等各种样本资料,找到适宜居住的土地。

蓝忘机很容易取代了今晚一位军官外出的机会,那人听到蓝忘机这么说,怕他下一秒会反悔似的飞快点头,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没过,没有人愿意这种时候去那个满是未知危险的世界。

夜间无月,天际黯淡的压抑,出了船舱分配好任务后,蓝忘机按着自己的感觉走向方舟的一端。只是这座方舟太大了,蓝忘机也无法估测自己走了多久,但终于在某一个微型的弧度处,听见有人轻声喊他,“蓝湛,这里。”

是魏无羡本人的声音,蓝忘机转身朝声音的发源处走去,很快看见了魏无羡隐在黑暗里,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

末日之后许多因子都尚未分析出,因此他们外出勘测都穿上了防护服和口罩,蓝忘机见魏无羡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皱了皱眉,想解下防护服给他套上时,魏无羡止住了他的动作,“蓝湛,不用的不用的,我都在外面待那么久了,要有什么事早该有了。”

还打算接着说点什么时,远处有手电的光束亮起,白光朝他们的方向射过来,魏无羡立即噤声,拉着蓝忘机在这条弧度的后侧躲好。

大概那个人也觉得害怕,只是匆匆在附近扫了一眼,就急不可耐的掉头离开了。

听见脚步声渐远,魏无羡才送了一口气,对蓝忘机道:“蓝湛,我知道有点麻烦,但是你能不能想办法带我上方舟。”

而后压低了声音,说出的话让蓝忘机微不可觉的瞳孔一缩。

“方舟有问题。”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