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月满今朝

*大概是原著向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

青瓦为檐,檀香木雕,静室的门扉有一线未合,隐约可见其内一立一坐的蓝氏双璧二人。

魏无羡吃完不知第几根胡萝卜,在草丛学着几只兔子打了个滚,躺在地上快要睡着之际,才终于等到蓝曦臣从静室离去。

蹑手蹑脚至了门前,魏无羡又开始犹豫,倒不是纠结要不要进去,而是在想是否该从窗外翻入。不过很快,魏无羡就放弃了这一念头,因为如今不知为何,他竟成了一只兔子,那窗棂于他,实在太高。

让魏无羡想不通的是,他此时应该在乱葬岗销毁阴虎符,等着仙门百家数日后前来围剿才对。更想不通的是,即便他成了只兔子,也不该是云深不知处的,做只兔子都要在如此闷的地方,真是兔生不易。

魏无羡抬起两只前爪,“吱呀”一声推开了木门,还在门上留下了两道脚印。

室内皆是泠泠檀香之气,一张琴桌横于屏前,蓝忘机坐于案几之前,面容苍白之色似是甚过那袭雪白衣衫。

静室陈设极简,却不耽误魏无羡不安分地蹿上蹿下,蓝忘机显然听到了动静,起身朝他的方向走来。

原以为蓝忘机会将自己这只兔子赶出门外,不料却是将他轻轻抱起。魏无羡先是一愣,而后心中暗自窃喜:分明那么讨厌我,我送的兔子却是如此喜欢。

魏无羡于是在他怀里心安理得的蹭了蹭,蓝忘机也不恼,只抱着自己任其胡来。

不过魏无羡却是能感觉到,蓝忘机此时有些不对劲,复杂的情绪魏无羡也不知该如何形容。只是好奇,年少成名受人敬仰的含光君,怎么会这样心事重重。

七弦古琴摆于香鼎之旁,魏无羡想起不久前的那场血洗不夜天,蓝忘机就是拿着这把琴给自己弹了曲清心音。只是那时自己有些神志不清,所有人在他面前仅剩下被无限放大的恶意,没来得及跟蓝忘机好好道个别,真是可惜。

魏无羡就被他这么抱在怀中,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些困乏之时,听见头上那道低沉的嗓音略有颤抖地开了口。

他道:

“魏婴。”


========

怨灵邪祟横行之地,入夜总是比别处更早。不过山脚四处弥漫的黑气与戾气,到了山头却是不见。蓝忘机先是迈出前脚,稍作适应,再跟上后脚,借着月色,在一滩深水边依稀辨出此时模样,大抵是被养在乱葬岗的一只兔子。

此处有些熟悉,蓝忘机寻着记忆中的方向,很快便至了伏魔洞外。洞口凉气森森,洞内阴冷空旷,朝主洞走,沿途不少禁制与散乱的符咒。

一直到血池附近,蓝忘机才看见那人,魏无羡坐在潭边,一潭幽水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

蓝忘机安静地走到他身侧,在他旁边蜷下。魏无羡有些出神地看着洞顶,一直到一名温家修士过来唤他吃饭,魏无羡才回神应了一句。

拍了拍衣袍,魏无羡准备起身,蓝忘机也站起来,跟在其身旁。

洞内光线暗淡,魏无羡这才察觉到本来带回来要吃,却被阿苑嚷着要养的兔子,不知何时到了自己身边。

魏无羡弯下腰,朝他打趣道:“怎么跑到伏魔洞来了,之前不是很怕这里吗,是想我了?”

蓝忘机只静静地站着,不作任何反应。

魏无羡将他抱起,缓步出了洞外。数里之外搭了几间棚屋,棚顶挂着几盏红红的灯笼,散着氤氲的暖光。虽算不上明亮,却足够照亮这长夜。

魏无羡嘴角扬起一丝笑,“你看,夜路走多了,总能看见光的。”

而后不知想到什么,闭上眸子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轻轻唤了句,

“蓝湛。”


=========

魏无羡悠悠转醒时,才发觉竟已入夜。蓝忘机坐在案几旁,手中翻阅着一本古籍,书案旁放了个溢着辛香的食盒,还摆着两坛天子笑。

魏无羡一下子蹭到蓝忘机身边,开口道:“蓝湛,你回啦。”

蓝忘机点点头,“趁热吃。”

魏无羡一边取出泛着红油的饭菜,一边问道,“蓝湛,你回了怎么也不叫醒我,我这一觉再多睡会儿,可就到亥时之后了。”

蓝忘机轻声道:“无妨。”

今日是他二人回到云深不知处后的第一个中秋,蓝曦臣一早便让蓝忘机带着几个蓝家子弟去往彩衣镇置办,这可让蓝启仁抓住机会,喊来魏无羡让其听学,名为听学,实则听训,听上大半日的结果,便是魏无羡回了静室倒头既睡。

似是突然想到什么,魏无羡笑着道:“蓝湛,你知道吗,我在乱葬岗的那一年,做了个梦。梦见某日,我变成了一只云深不知处你养的兔子。”

沉默一瞬,蓝忘机道:“我也是。”

“嗯?”魏无羡饮下半坛天子笑,烈酒入喉,七分辛辣,三分回味。好奇道:“什么也是?”

“没什么。”顿了顿,蓝忘机道:“那……可还有何遗憾?”

魏无羡不答,搭上他的肩,笑嘻嘻的道:“蓝二哥哥觉得呢?”

虽是昔年所愿,今朝却也得偿,所谓遗憾大概也称之不上。

新亭旧酒,月满今朝,只愿此后岁岁年年长相伴。

END

大概是一个两人都做梦变成对方养的兔子的脑洞。当个提前的中秋贺文吧,挠头
太久没写过东西了,我是条废鱼了

评论(12)

热度(218)

  1. 星星星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