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弦中歌

*诈个尸……已经不会写东西了
*通篇迷,推荐BGM如题


——扣弦者,剑挑桃花落 ,莫负此生风流客。





没见过魏无羡出手的人,都觉得他不像一个剑客。

无负剑,不沧桑,腰间独配一支缀了红穗的长笛,年轻的面容总是扬了几分笑意。

世人不知他的来历,只因昔年岐山温氏曾出动千人对其围剿,最后不仅无果反而死伤过半,事起夷陵,不知谁便给其取了个“夷陵老祖”之称。

单凭一己之力,能让世家中最有声望的温氏一派如此落败,魏无羡的名声亦自此在江湖传开。




近年江湖局势紧张,眼光毒辣者预言数月内各方势力必有大变动。温氏作风引起太多门派不满,欺压得狠了,只待一个时机,遭受的反击总会大出人意。

混迹江湖之人纷纷审时度势,良禽择木而栖,扬名立万抑或世人唾弃,所属阵营显得犹为重要。

山雨欲来风满楼。




人多之处自是消息最易打探之地,魏无羡挑了家酒肆晃悠一圈出来后,手中还不忘提上一坛酒。

待其背影渐远,先前与魏无羡交谈过的二人不由好奇起来。

“那个小子先前打探的是温晁所驻之地,黑衣配笛,去的又是正逢动乱之处,该不会......就是夷陵老祖吧?”

“怎么会!”另一男子嗤笑同伴一声,吹嘘自己曾有幸见过夷陵老祖,“负一长剑,身形潇洒,剑法凌厉,出手间直取要害,虽然面容看不真切,想来也是个长相凶厉之人,怎么会是刚刚那种弱不禁风的小子!”

“所言也是......”这人认同的点点头,又道:“若是没足够本事去了那里,多半是有去无回吧。”

“这可不见得。”又一坐在酒桌旁的人插嘴道:“听闻前几日姑苏蓝氏去了那处,孰胜孰负,可还说不准呢!”




临江岸旁,曦光云水般倾洒而下,透着水面折射出粼粼灼耀的光。船夫打扮的人带了一顶斗笠,准备动身时却被远远叫住。

“诶,稍等!”魏无羡大声喊道,几个起落至了渡口,随意望了番偏过头对船夫道:“渡江可否载我一程?”

“这......”船夫颇有为难的道:“这船已被包下,公子不如换一只?”

船夫不过一介平民,只是平日载的人多了,多少都生出几分眼力。此时乘船几人仪容气质皆不凡,定是某个大家族出来的侠士,若是不小心得罪了,自己怕也性命堪忧。

“没事没事,我同他们一起的。”说着魏无羡已跳上了船头,对尚未反应过来的船夫挥挥手道:“可以走了!”

“喂你这个人!谁和你一起的!”见有陌生之人上了船,一位白衣少年沉不住气的开口道。

“景仪,无妨的,一道乘船也方便。”另一少年微笑着道。

“思追,我又没真的要赶他下船。”蓝景仪撇撇嘴。

“还是这位小公子懂事。”魏无羡笑着拍了拍蓝思追的肩膀,而后往船舱内挪了几步,刚好撞上其内白衣男子对上自己的浅色瞳孔,“蓝湛!好久不见,想我不想?”

听得这句带了几分戏谑的话语,蓝忘机收敛了原先欲言又止的神情,微蹙眉头,道了句魏无羡再熟悉不过的回答:“无聊。”

扬起嘴角冲他一笑,魏无羡倒也并未入内,站在甲板上望着愈近的对岸。

几个小辈站在一旁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没想到这人的确和含光君相识。

时值春末,待朝阳悬向上空,淡淡的潮气间夹杂着细碎的暖意,几位小辈都开始打了呵欠昏昏欲睡。不知何时,自船舱内传出一阵琴音,泠泠如泉水清幽,听来引人沉醉,魏无羡下意识取了腰间长笛,同琴音相和。

只是心中暗暗在想,还是少了点什么。



船只已靠岸停好,众人却还在先前的琴笛合奏中未能回神,魏无羡率先打破沉默,将陈情别回腰间同他们告别。

“魏婴。”

魏无羡准备离开时,却听到蓝忘机出声唤他,停了步子转过身,有些好奇的道:“蓝湛,怎么了?”

“一路小心。”

微微一怔,魏无羡轻笑着凑近几分,嗓音低低地道:“有你还会出事嘛,蓝二哥哥。”




不过几日,江湖上便传出一件大事,姑苏蓝氏势如破竹,顺利攻克温家一脉所驻阵地之一。最为神奇之处,当属温家小少爷温晁不知为何,隔了层层把守,竟惨死房中,一时间众人纷纷传言,温家大势已去,此次定是惹了天怒,射日之征当是人心所向。

蓝忘机却知,此举是那人所为。

神不知鬼不觉间取人性命,定是费了不小功夫。

可惜他们所走的路子不同,注定了无法同道。




少时同窗分别,身着炎阳烈焰袍的一众人踏过莲花坞,漫天血雨的那个夜晚,是他们再次相见。

九瓣银铃声响便再不复当初,三尺青锋血渍尚未干,魏无羡微微摩挲着手中长剑,只对抓住自己手腕的蓝忘机说了一句话,“我这把剑,是为了江家而生。”



江湖上的事总是变得风云难测,今日的各起纷争,隔日又会被旁的变故所替。

纵是百家之首的温氏覆灭,也不过掀起一段风波后归于平静,混乱之后新的局势,自是一轮新的血雨腥风,轮回不休,更迭不止。

只是经历相异的人,心境总是不同的。


在那个月色与血色交织的夜晚,离别前,魏无羡还同蓝忘机说了一句,“等有朝一日用不上这把剑了,我便去寻你。”

只是当时太匆忙,满是混乱的局势,也不知蓝忘机有没有听到。此后回头想想,又怕是自己自作多情。





数月后,云深不知处后山。

深林未经战火所及,破晓之初曦雾朦胧,天地茫茫一色,寒山寂寥,远山空灵。

林中远远可闻琴音,寻声而近,扣弦者着了白衣坐于树下,七弦古琴摆于前。

魏无羡微微勾了嘴角,江湖之大,自己却再不是孑然一身。

三分感知,七分默契,蓝忘机在某个瞬间,收了弦上最后一个尾音。远处几道剑气划至,惊了周遭桃花飘落,抬眼他望见那抹熟悉的身影,黑衣男子斜倚在桃树上,隔了数米遥遥朝他看来。

剑锋栖琴,弦中一曲。

此后策马山河,得一人相伴。



END
本来想的是个很长的故事……写出来就很难忍了

评论(28)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