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剑侠情

*现代网游AU,剑网三游戏背景




1

在不知第几次遇见奶量不如减伤回的血,正和对面打得热火朝天己方唐门跑去柱子后搓机关,带错了武器,漏穿了装备,技能喊话如同朗诵诗歌,乱按技能如同脸滚键盘等一系列堪称智障的队友后,魏无羡和江澄忍了又忍,忍无可忍,一拍即合,决定找人组队打竞技场。



天气晴。

扬州门口蹲了一个炮哥一个花哥,地图近聊红字白字刷着屏:

33上段等一大胸奶,花间鲸鱼两个犀利DPS带你飞,愿意的小姐姐MMMM#嗷呜

然而和他们相映衬的只有此起彼伏的要饭喊话。

魏无羡对着江澄抱怨道:“师妹,这个服是不是变鬼服了,为什么刷了这么久都没有收到密聊啊啊啊!难道玩奶的小姐姐们挑了一天全数失踪?”

江澄一边看着频道里面各种闪的飞快的字,一边忍住把鼠标扔向魏无羡的冲动,“醒醒吧魏无羡,先不说我们这种配置会不会有不认识的奶来组队,现在这种散排机制谁还费心费力的去组队打?”

新赛季初始,机制也变了不少,于PVP玩家而言,变化最大的该属竞技场部分了。不同于之前需要找队友练配合费心力的上段,现在只需自己散排,系统自会给你配备其他玩家,输了也不必背锅,反正出场就见不到了。

上赛季他们两本是和一个ID叫绵绵的奶毒组队打,但绵绵现在处于高考备考状态,很长一段时间都上不了线。

而两人的绑定奶江厌离和一个ID叫金子轩的藏剑成了情缘后,就天天在一起,两人还奔现见了家长,准备结婚,很久都不曾管过游戏里的事了。

于是就只剩他们两落寞的刷屏,满世界寻一大概找不到的奶。


密聊的声音响起,魏无羡一下来了精神,刷的坐正点开密聊频道。一个ID叫蓝思追的小正太问他:等一?

魏无羡迅速回复过去:对对对,缺一奶,你是歌奶?

虽然这赛季歌奶早就没有刚出时那么强势,但他对自己和江澄的手法有信心,只要歌奶不手残,上段就不纠结。

然而那边回复过来:不是。

魏无羡:我插件出问题了?

蓝思追:没有。

魏无羡愣了一下:那你是啥?

蓝思追:莫问。

魏无羡炸了。菜刀队上段?还是这种神奇到连娱乐打打都罕见的几乎没有的配置?

江澄凑过来,问他:“怎么了找到人了?”

“来了个DPS,要试试么?”

江澄也愣了一下,看着自己这边依然空荡荡的密聊,有点生气,说:“那就试试!反正找不到人。”

魏无羡看着他有些发黑的脸,大笑道:“哎呀江澄你别那么在意,要不是你吓跑了好几个看你是花哥过来撩你的妹子,说不定我们现在就能找到奶了。”

然后灵活的躲过江澄扔来的东西。




2

魏无羡点了蓝思追组队,一个标准长歌校服的小正太,装备勉强看得过去,魏无羡密聊他说:打试试?

那边回复:好。

然后又说:这是我徒弟的号,我换自己的来。

魏无羡一下子又激动了,果然肯定不会有人拿个DPS号和他们打,密他说:自己的号什么奶?奶毒奶秀?

那边接着回复道:莫问。

......

魏无羡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边换号很快,在魏无羡准备和江澄切磋一场时,蓝忘机的ID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蓝忘机邀请您组队。”

“您加入了蓝忘机的队伍。”

“江澄加入了队伍。”

魏无羡差点没跳起来,指着那个ID对江澄说道:“江澄你仔细看看,是不是蓝忘机三个字!”

他们玩的服务器是一个大服,但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蓝忘机的名声却极响。他所在的帮会[云深不知处]是本服的大帮会之一,蓝忘机做为帮会管理,有时候会带带战场。他指挥的极好,虽然言简意赅,却有条不紊,整体装分不如对面的情况下也常常能带大家拿战场首胜。更何况,蓝忘机还有着公认的男神音。只要阵营频道刷:“云深不知处战场YY队来......”许多PVP玩家就会刷刷的点组队(当然大多数是妹子),攻防团都没点这么积极过。蓝忘机不仅指挥的好,本身手法也好,和他插旗切磋的人,基本都没有赢过。

这样一个男神级别的人,随便喊喊都有参加大师赛水准的PVP玩家们争先恐后的和他组队打吧,但现在居然来和他们打这种奇怪的配置,魏无羡都要怀疑那边上号的是不是本人了。


蓝忘机把队长给了魏无羡,队伍打字:排?

魏无羡拉他进了33的队,发了一串他和江澄在的YY频道号,说:忘机兄你来这个YY。

魏无羡点了点他,上赛季毕业装,全身1140品,精六插八,白发披风大橙武。

对比一下自己的装备......

还是不看了。


见到蓝忘机进YY频道后,给他套了一个马甲,问道:“忘机兄你是本人吧?”

YY那边传来一个略低沉的男声:“嗯。”

果然身为男神,上段的打法都与众不同,魏无羡想着。




3

他们的配置很奇怪,打起来却意外顺利。三个人手法都极高,魏无羡和江澄经常一起打22,野外一起浪,两个人配合起来简直可以直接眼神交流。蓝忘机虽然是第一次和他们打,但三人YY稍微交流一下,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何况蓝忘机往那里一站,俨然一打二的存在,魏无羡时不时划下水都能无压力赢。

开着YY魏无羡不好当着蓝忘机的面说,便密聊江澄:这就是大腿!抱紧了轻松上段啊!

江澄恨铁不成钢的回复:魏无羡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刚刚又划水以为我没看到么?!

魏无羡毫无诚意的道歉:好的好的我错了,下一场一定好好打。

然后下一场在看到对面散排的队伍,三人不怎么样的装分和堪称没有的配合后,继续心安理得的划水。

反正有蓝忘机。


三人从晚饭后打到了晚上九点,蓝忘机在YY说道:“我该下了。”

魏无羡看了一下时间,才九点,夜生活刚刚开始才对,好奇道:“这么早?”

“嗯。十点该休息。”

魏无羡在心里大笑,哈哈哈哈蓝忘机居然这么乖十点就睡觉了哈哈哈哈。

然后憋着笑说:“那加个好友,明天晚上继续?”

系统出现一个小方框:

“蓝忘机已添加您为好友,是否添加对方为好友?”

确定。

魏无羡想了想,对着他的名字密聊过去:晚安。

晚安。蓝忘机回复过来。然后下了线。

魏无羡从好友列表的一串名字里翻出了蓝忘机,看着那个ID,再看看刚刚的密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有点高兴。

那个ID下面还有一个简短的签名:

相知。

一直只听闻蓝忘机单修莫问DPS心法,相知这种歌奶心法也会修么?

虽是有些好奇,魏无羡倒没太过在意。

以后有机会问问就好了。




4

三人赢得越来越顺利,江澄却操作的越来越不顺利。

因为JJC的时候,魏无羡每次和他说话是这样的:

“卧槽江澄我追命好了来来来秒了对面那个丐帮!让他浪!”

“哈哈哈江澄你是智障么南风都没交怎么就死了!”

每次和蓝忘机说话是这样的:

“哎呀蓝湛我技能CD啦,平沙对面的奶给我加口血嘛~”

“蓝湛你看我控住对面那个苍云啦,我们集火打呀~”

和蓝忘机相熟后,魏无羡得知他的真名叫蓝湛,觉得真是名字如声音一般好听。

江澄关了YY快要爆炸的对他吼:“魏无羡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然后魏无羡的声音更软了。


有次他们碰到了一个同样神奇配置的队伍,也是三个DPS,剑气纯,带一个丐帮。魏无羡看着对面较高的段位和不错的战绩,惊讶道:“同道中人啊!”

战场打字问对面:聊聊?

一个ID叫晓星尘的道长回复:好的。

一个ID叫阿箐的丐萝打道:哇你们这种配置居然能打到和我们一样高的段位,运气太好了吧?

魏无羡:我们靠的是实力知不知道啊小丫头?不像你们靠运气。

阿箐:哼,算了吧,一看你就是抱的大腿。你这样的,晓道长能满血虐你!

魏无羡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什么叫你这样的。

魏无羡:我手法很犀利的!他们两都是抱我大腿,不好意思说而已。

江澄:#鄙视

蓝忘机:......

魏无羡问晓星尘:道长,这小萝莉你情缘?

晓星尘:不,这个是我徒弟#微笑

魏无羡看着旁边另一个一直沉默,ID叫宋子琛的道长,问他:这个道长也是你徒弟?

晓星尘:不,这个是我情缘#欣喜

......

烧完15分钟点卡被传出图前,魏无羡问了问他们的服务器,仰天长叹,果然不同服。


魏无羡除了和蓝忘机打33,平时也喜欢有事没事去找他。

每次蓝忘机带战场,魏无羡都要组进去,站在一群顶着[云深不知处]帮会名的队伍里。

蓝景仪不屑的队伍打字:又不是我们帮的,还总是来蹭战场#鄙视

蓝忘机只说:“没组到的人,帮主会带下一场。”

魏无羡打战场时并不开麦,只是一空出手就给蓝忘机发各种密聊:

蓝二哥哥你好棒,指挥的真好!

小轻功用得太棒了~

哇蓝湛你残血都能单杀一个,教教我呗~

蓝忘机:刚刚不是我杀的。

魏无羡:那也可以教教我呀。

......

妹子们欣喜的听着蓝忘机指挥时多了些起伏的声音。

江澄发来密聊:魏无羡你打完没,打完赶紧回来,我组战场了。

魏无羡:江澄你真该过来和蓝忘机学学战场指挥。

江澄:哦?他有哪里比我好了?

魏无羡诚恳的道:比如他不会一着急就大吼以至于把妹子吓走。

江澄:滚!!




5

但是游戏里总有些乌七八糟的事。

蓝忘机最近要准备毕业论文,有几天不能上线。魏无羡觉得无聊,刚好江澄也无聊,两人就一起去浪野外,正准备抓住两个落单的红名打一场时,世界频道有人贴出他的ID刷了一排字:

【夷陵老祖】盗号狗,XXXXX

后面跟了一些很难听的话。

很快有人接着上面复制:

【夷陵老祖】盗号狗,XXXXX

【夷陵老祖】盗号狗,XXXXX

魏无羡愣了一下,江澄已经在世界频道上骂道:

你们他妈的才盗号狗!

聂怀桑的密聊发了过来:魏兄,贴吧的帖子你看了没?

魏无羡问他:什么帖子?

魏无羡和江澄都很少逛贴吧,就算看贴吧也只是看看技术贴。

聂怀桑回复:有人开了818的帖子黑你。

然后从YY发了截图过来。帖子只发了几个小时,点击量就已经很高了。题目是:【夷陵老祖】和【鬼将军】再次“合作”,连师姐姐夫都不放过?

帖子里楼主放出【金子轩】和【江厌离】的角色,两人的号都已经证实被盗了,被挂到了5173和贴吧以极高的价钱出售。金子轩的角色不用说,服务器内有名的小土豪,号上砸了不知道多少钱。江厌离的角色没有那么多的外观也没有很好的装备,但是有一顶五红,那可是现在几千都有价无市的外观。

楼主子虚乌有的说着【夷陵老祖】和【金子轩】闹了矛盾,于是伙同【鬼将军】盗了师姐姐夫的号,又觉得师姐姐夫的号值那么多钱,就悄悄拿出来卖,结果被发现。然后拿出【夷陵老祖】曾经盗号的经历,用几张毫无说服力的截图强行碰瓷。下面还有的人帮着楼主补充。

写帖子的人很聪明,巧妙的抓住了几个点,把捏造的事写得似乎有了说服力。

比如,魏无羡和金子轩的关系的确不好。金子轩和江厌离第一次认识,是组队打22,当时是世界上喊的,两人并不相熟。江厌离的手法虽然不错,但不算犀利,金子轩自小就是心高气傲的性格,有时的确是自己失误,也还要去找江厌离的问题。魏无羡知道这件事后,当即就和金子轩在各个频道对骂了起来,互喷的尤为激烈,还上了江厌离的号退了她和金子轩的队。即使是在金子轩和江厌离成为情缘后,魏无羡还是不喜欢看到这个像花孔雀似的人。而帖子里就有他们对骂的截图。

更重要的一点是,魏无羡的确盗过号。




6

魏无羡和江澄最早开始玩是在一个新服,新服人少,装备升起来也慢。一段时间后,官方将他们所在的服务器合到了一个较大的老服。

当时老服中,最大的帮会是一个名为[岐山温氏]的帮会。温氏帮会建帮早,帮众多为大号,因其帮会福利待遇好,很多散人都想加入。战功榜常期第一,帮会里的人尤其是帮会管理难免目中无人,自诩为服务器的老大,看见什么帮会不顺眼就开帮战,底蕴深一点的帮会伤了元气,小帮会直接被打散帮的例子比比皆是。

合服后,温氏帮会自然要像这些新服来的彰显自己百帮之首的地位,其中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帮战。

而在这些帮战中,最惨的就是魏无羡和江澄所在的[云梦莲花坞]。


导火线是魏无羡在一次带帮会里的人打副本时,缺两个坑,就在世界上喊了喊,随便组进来才发现组的是温氏帮会的一个管理【温晁】和他情缘。当时已经进本了,魏无羡想了想,如果会打的话就让他们跟着打吧。

开打之后魏无羡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温晁穿着一身军装打本就算了,还丝毫不听团长指挥,该躲的技能不躲,该走位的时候不走,导致了多次团灭。他情缘就更不用说了,像是观光一样站那就没动过,全程HPS忽略不计。再又一次团灭后,温晁在YY开麦骂道:“会不会指挥!”

魏无羡也不想忍了,在YY里封了他的麦,说了个“滚”,然后把他和他情缘踢出了团队。

没有温晁和他情缘的本打起来顺心多了,一路顺利不说,最后还欧皇附体似的出了块玄晶,当即团内就高兴炸了。

不过在打完出本后,[岐山温氏]就已经对[云梦莲花坞]开了不可避免的帮战。

莲花坞虽然可以算是一个大帮,但底蕴毕竟比不过温氏,再加上帮会里有不少PVE玩家,开帮战之后被打得很惨,退了不少人,甚至当时的帮主【江枫眠】和他情缘都被迫退帮,退之前将帮主交给了他的徒弟江澄。

同样元气大伤的,还有蓝忘机在的[云深不知处]。

[岐山温氏]开[云深不知处]帮战的导火线更加可笑。是一次大攻防时,他们的阵营被对面阵营打得很惨,当时指挥是温氏帮会的一个管理,见情形不好就假装有事下了麦。一时间无人指挥,云深不知处的帮主【蓝曦臣】上了麦,他指挥的很好,将先前指挥成一团糟的局面生生扭转了过来,甚至带大家赢了那场攻防的胜利。

事后温氏帮会觉得面子挂不住,于是以[云深不知处]卖阵营这样毫无说服力的理由,仗着自己帮会强势,逼蓝曦臣解散了当时已升至六级的帮会,重新建了一个一级帮。


温氏帮会的作风引起越来越多帮会的不满,于是在一些帮主们商量后,以[清河聂氏][兰陵金氏][云梦莲花坞][云深不知处]四大帮会为首,开始了对[岐山温氏]的帮战。

温氏帮会再强大,也抵不住这么多帮会的联手帮战,开始渐渐显现劣势,于是一些帮会里的人开始玩阴的。他们不在帮战期间正面和他们打,而是专挑帮战休息期在野外仇杀小号,不让他们做任务,并地图嘲讽。对此几大帮会里的人都很气,可却没有办法,他们也没足够的精力在未帮战期间还守着那些小号。

温宁是魏无羡现实中的学弟,是个黑客高手,魏无羡对此也有钻研,于是两人一起,盗了那几个温氏帮众的号。他们没有做太过分的事,只是扔了他们的武器而已,以此警示,如果下次再这么做,被丢掉的可就不止是武器了。

这件事一出,温氏帮会一时间人心惶惶,没有在未帮战期仇杀小号的人也害怕起来,怕下一个就是自己的心血号被盗。后来帮战中,也开始力不从心,最后终于被打散,退的退,转服的转服,A的A。而关于魏无羡和温宁盗号一事,一直都被压住没有摆出来说,但这种事越是压越是有群众好奇,传言也就慢慢流传开,魏无羡对此亦不否认。


帖子里就有当初盗号这件事。但那时是事出有因,何况魏无羡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信楼主的话,可在帖子里帮着魏无羡说话,或者骂楼主明显杜撰事实的言论,发出来没多久就被楼主删除了。

即使帖子的内容牵强,也不妨碍一些人以“盗号可耻”为由加了魏无羡仇杀。


“XXX”已添加您为仇杀,是否将对方加入仇人列表?

“XXXXXX”已添加您为仇杀,是否将对方加入仇人列表?

“XX”已添加您为仇杀,是否将对方加入仇人列表?

......




7

在连续几天被仇杀堵日常,连累[云梦莲花坞]被开帮战后,魏无羡退了帮。拉着温宁和他的姐姐温情还有自己的一堆小号创了个帮会[乱葬岗],然后在世界频道说自己已经退了帮会莲花坞,以后要开帮战直接开[乱葬岗]。

江澄对他吼道魏无羡你逞什么英雄谁允许你退帮了,魏无羡只说我就陪他们玩玩等这事完了我就回去,然后叮嘱温情温宁最近不要上线。


周末不断网,魏无羡趴在宿舍自己的桌上,没有开游戏,只是带着耳机听歌。

已经很晚了,魏无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打算关掉笔记本上床睡觉时,看见原本只有自己一个人挂着的YY频道里多了蓝忘机。

魏无羡知道蓝忘机的作息规律,想着这个时间他肯定早就睡了,只是YY还挂在这里,但还是忍不住轻声说了句:“蓝湛你回啦。”

没想到那边却传来蓝忘机的声音:“嗯。”

蓝忘机的声音同样很轻,轻到让魏无羡有种他在温柔的对自己说话的错觉。

“蓝湛你真是,这么晚还不睡。”

“你也早点休息。”

不知怎么的,魏无羡突然就很开心,好像这几天游戏里的烦心事都无所谓了。

“可是我睡不着啊,蓝湛你给我唱首歌好不好,唱完我就睡了~”

本来只是调侃一下,没想到过了一会,蓝忘机唱歌的声音真的从YY传来。

在蓝忘机唱完后魏无羡都没能反应过来,连录音都忘记了。

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以后一定不能让蓝湛给别人唱歌!真是!太好听了!

“蓝湛我刚刚网不好没听清,你再唱一遍好不好?”这次一定要录下来。

“不好,快睡。”

“哎,好吧好吧。”知道以蓝湛的性格肯定不可能了魏无羡也放弃了,“那我睡啦,晚安。”

“晚安。”




8

第二天上线不出意外的又被堵任务,做着日常跟车就有三个代表已加仇杀的紫色ID出现在了附近。魏无羡想了想,可以单杀一个后隐身不被抓到,于是没有下线和他们打了起来。

只是没想到混战中有人给他加血,很快对面三个都变成了灰名躺在地上,他看了看战斗记录,有蓝忘机的名字。靠着插件魏无羡很快在人群中找到了蓝忘机,他切了相知,同样的上赛季1140毕业装。

这次倒是轮到魏无羡愣住了,之前他们一起劫镖的时候自己曾提出让蓝忘机切奶,说这样保命容易,却被蓝忘机拒绝了。魏无羡想着蓝忘机莫问玩的那么好肯定是单修吧,就没有再提过,没想到蓝忘机不仅修了相知还把装备弄的这么好。

魏无羡笑着发了密聊过去:谢谢你啊蓝湛,第一次切奶?

等了一会蓝忘机回复过来:

不必。

第二次。

魏无羡看着那个ID,突然想起,自己以前是见过蓝忘机的。


那时候刚玩两个月,想把各个门派都试一遍,大号还玩得不怎么样,小号就建了一大堆。某天他把大号停在攻防图内等开始,双开了一个刚满级的小号带江澄刷副本。

刷完出来魏无羡就看见了一个没满级的琴爹站在副本门口,ID挺好听,叫蓝忘机。

看了看时间离攻防开始还早,魏无羡闲得无聊,密他:来刷荻花?我带你。

蓝忘机:不用,刷过了。

魏无羡:那换个副本,荻花洞窟没打过吧?

说完不由分说的点蓝忘机组队。

过了一会,那边点了同意,在进副本后,蓝忘机切了相知。魏无羡想笑着说你不用切的我带你打这个普通副本绰绰有余了而且你号这么小也奶不了什么,不过顿了顿,还是没有说,毕竟这种有人给你加血让你放心去打的感觉挺好的。

刷完后,魏无羡加了蓝忘机好友,密他说等你满级了一起玩呀。然后下了自己【魏婴】的小号,并且再也没有上过线。如果不是当初和温氏帮会帮战,为了壮人数开了一堆小号,自己都不会记得还有这么个号,蓝忘机也不会认出【夷陵老祖】就是自己吧。

那个“相知”,原来是这样么,魏无羡心里有些发颤。

在他还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时,系统的方框出现在了屏幕上:

“蓝忘机邀请您同乘,是否接受?”

魏无羡点了接受,然后坐上那匹688的大马,突然就心安了。

一些加了魏无羡仇杀的人看着带他同骑的蓝忘机,很疑惑,也不敢贸然和他们打,就一直跟在他们后面。蓝忘机像是看不见这些人一样,就这么带着魏无羡跟车做日常。

过了一会儿,金子轩的ID出现在世界频道上。

金子轩:现在是本人上线,盗号的人已经被找到了,虽然我也挺讨厌【夷陵老祖】,不过的确不是他和【鬼将军】盗的号,贴吧都是乱说的。不信的人可以来YY:XXXXXX,今天我带战场,兰陵金氏战场YY队进组#嗷呜

陆续地,之前加他仇杀的都慢慢删了仇杀,江澄打了电话过来:“魏无羡,盗姐姐和金子轩号的人已经被找到了,谁再诬陷你我们直接打过去,你赶紧把你那破帮解散滚回来!”

魏无羡笑着道:“别急啊师妹,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你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等下你就知道了。”

魏无羡挂了电话,对蓝忘机密聊:对不起蓝湛,我记性是真的不太好,你先来YY,我换号组你。

然后换上了“魏婴”的小号,没有装备没有外观,魏无羡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还好脸捏得不错,勉强能看得过去。

看着蓝忘机进了YY,魏无羡笑着道:“再去一次荻花洞窟吧?”

“好。”




9

两人再一次来到了荻花洞窟,不过这一次不是来打BOSS的。魏无羡带着蓝忘机从副本门口的悬崖跳入水中,潜到最底部翻过了空气墙,然后走过侧壁,入眼的是一处宽阔深幽的洞穴。地上布满紫色的花草,溪流横亘在了悬崖中央,头顶的石缝漏出隐隐约约淡蓝色的光。

魏无羡走到了一处簇拥的花丛中,在YY里说道:“蓝湛!看我,这里。”

然后在蓝忘机来到他身前时,魏无羡炸了一个橙子。

系统的黄字出现在了屏幕上。

江湖快马飞报!“魏婴”侠士在荻花洞窟对“蓝忘机”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魏婴”对“蓝忘机”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荻花洞窟共同见证“魏婴”侠士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橙告白!

“蓝湛。”魏无羡的声音难得的带了些紧张,“你特别好,我喜欢你。喜欢和你一起打JJC一起看风景,喜欢和你挂着一个YY,我想和你成为情缘,不是游戏里的这种,不,不止是游戏里的这种。”

“蓝湛,我想见你。”

然后只是几秒,世界频道就炸了。

蓝忘机给他炸了99个橙子。

火烧洞窟。

魏无羡没有去管世界频道的那些震惊尖叫起哄,在100个橙子有些绚烂的光芒中,他清晰的听见了蓝忘机的声音。

“我也是。”


第二天,在魏无羡试了十几次衣服都不中意后,江澄忍无可忍的对他吼:“魏无羡你够了吧!见个面而已,高考都没见你这么上心过!”

魏无羡不满意的换下了刚刚试穿的一件,然后拉着江厌离和江澄道:“走走,去下一家看看。”

从来不在意着装的某人看了看宿舍放着的那些衣服后,打电话叫了江厌离和江澄陪自己逛街。

江厌离笑着对江澄道:“阿澄,逛街急不来的,你要不也看看有什么喜欢的衣服?”

江澄别扭的一转头,“我才不看。”

魏无羡搭过他的肩,“哎,师妹,我知道像你这种单身的人是不能理解的。”

“滚滚滚!你赶紧买好,不然我叫狗了!”


终于到了和蓝忘机约定见面的日子,魏无羡提前一个小时到了地点,忐忑的数着时间等蓝忘机。

没有等太久,魏无羡就看见蓝忘机的身影出现在了街道的另一侧,身材高挑,本人比之前照片上见过的还要好看。魏无羡看着他,所有的焦灼一扫而空,好像只要有他在身边,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心安。

在蓝忘机慢慢走近他,近到可以看见那双浅色的眸子时,魏无羡笑了一下,像是酝酿已久的往前走了两步,轻轻抱住了他。

一如初逢。

天气晴。


END

评论(68)

热度(346)

  1. 淡🍁语-苗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