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9)

前文



9

蓝忘机强行冷静下来,仔细查看了番周遭的情况,不曾有打斗的痕迹,多半是小魏婴自己跑出去了。

指节覆上避尘剑柄,白衣身影转身融入夜色。



半个时辰前。

小魏婴在房间百无聊赖的翻箱倒柜,想着蓝湛什么时候回,听到门外有细微动静时,迅速正身跑了出去。

不过有些失望地,却是见到的并非蓝忘机,而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太多的少年,浅色轻衫,额点丹砂,面容俊秀得有些刻薄。

少年见他亦有怔愣,望了眼其身后所住之处,奇怪道:“你是蓝家子弟?”

小魏婴面不改色的道:“对呀。”

平素一向听闻姑苏蓝氏端方雅正,那少年也收敛了几分不耐之色,问他道:“你方才可有在附近听到犬吠?”

不知是如何来的阴影,小魏婴听闻某个字时总不由浑身发冷,害怕下一秒就窜出什么来,语气有些僵硬的道:“没有,你去别处找吧。”

那少年倒不曾注意到他的神情变化,只半俯了身子提剑拨着舍旁的林丛,喃喃道:“我分明看到仙子跑这边了。”

“等等,你说什么跑这边了。”

“仙子,它的名字。怎么了?”少年头也不抬的道。

“没怎么没怎么。”小魏婴憋着笑道,还想说点什么,听到远处那人声音后立即噤声,趁着少年不注意运转灵力跳上后檐。


江澄自远处而来,面色冷厉的道:“金凌,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仙子。”金凌同样有些烦躁的道。

“你之前在同谁交谈?”江澄一边说着,锐寒的目光一边扫过附近,小魏婴忙压下头,躲开他的视线。

“没见过,不认识。”金凌对此毫不上心,“我接着去找仙子了。”

“回来!”江澄一把拉住他,“这么晚了你去哪找,回去睡觉!”

“不用你管!”金凌大喊着试图挣开他的束缚。

“你又和金麟台那些人闹矛盾了?”江澄皱着眉问。

金凌闻此突然噤了声,没回答。

“先回去,仙子之后会自己去找你的。”江澄稍放缓了点语气道。


待他们走远后,小魏婴才放松了一下酸麻的筋骨,想着那个叫金凌的少年似是与同龄人相处不太好,有机会可以多去找他玩玩。

准备回房时,小魏婴偏了偏头,在高檐上不经意瞥见苏涉和金光瑶的身影。二人步履匆匆,苏涉脸色有些难看,金光瑶虽是略显正常,却也不似之前总带着笑意的模样。

小魏婴顺着二人所行的方向望去,很容易见到那座宽广的五脊殿,恢宏大气,颇为瞩目。

不知为何,本该是守卫最为森严的地方,这会儿修士却不见太多。

纠结片刻,小魏婴悄悄跟了过去,想着被发现只道自己不识路便好。



下篇

评论(28)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