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酒

咸鱼酒

【忘羡】白衣渡(8)

前文



8

金麟台坐落于兰陵最繁华之地,穿过正途长达二里的长坡辇道,方得登台访见。两侧绘满彩画浮雕,刻了历代名士的生平佳迹,其中当属本代家主金光瑶占有的四幅最为醒目。

昔年跋山涉水带了信物而来,却遭家仆一脚从最上一级滚到最下一阶的娼妓之子,如今带了软纱罗乌帽,坐在兰陵金氏最高的位置,更隐隐有种压过百家之态。

影壁之上,七分俊秀,三分笑意,藏了几分森然,眉心一点朱红似是缀了世事无常。



得以有趟远行,又是同蓝忘机一道,小魏婴一路兴奋的缠着他抽空就去游山玩水,终于行至金麟台时,已是清谈会前夜,斗妍厅内宴席初毕。

宽阔广场之旁,金星雪浪聚成一片花海,明灯映了半边天幕,隐约亮过冷月辉芒。


厅前门生望见含光君前来,迅速折回禀知了家主。

不多久,金光瑶便和蓝曦臣一同出现,小魏婴见状,迅速收了手上的物什。

蓝曦臣噙了温和的笑意,望了望小魏婴又颇有无奈的开口道:“忘机可算是来得最晚之人了。”

“是我耽搁了些时间。”蓝忘机未做解释的道。

小魏婴藏到他身后避开蓝曦臣的视线,伸手轻轻抓了蓝忘机一方衣角。

“姑苏和兰陵算不得近,有些耽搁也是常事,”金光瑶笑吟吟的道,面相干净伶俐,袍绣家徽环带,叫人见了着实难以反感,“忘机能在清谈会前到来怎么都算不上晚,我已安排好了客居,一番奔波定要好好休息。”

蓝忘机朝他颌首应了句,“多谢。”



不同于云深不知处的简雅布置,兰陵金氏的房间可谓宽敞奢华,住下蓝忘机和小魏婴二人绰绰有余。

稍作安顿后,蓝忘机准备去找兄长,离开前让小魏婴留在房间,叮嘱他暂时不要外出。

“嗯嗯嗯!”见蓝忘机一副不放心的样子,小魏婴头点的飞快,就差指天指地发誓自己一定不会出事了,“蓝湛你去吧,记得早点回。”



找见蓝曦臣时,果然金光瑶还在同其交谈。见蓝忘机来此,那人理了理乌帽,笑着道:“既然忘机来了,我就不打扰二哥了,你们聊着,我最后去准备准备明日清谈会之事。”

蓝曦臣点点头,“辛苦你了。”


待金光瑶走远后,蓝忘机坐下问道:“兄长可记得苏涉此人?”

“记得,”蓝曦臣道,“原是蓝氏门生,后自立了秣陵苏氏一门。”

“兄长是否知晓此人与金宗主的关系?”

“这......倒不甚清楚,”蓝曦臣略有愕然,“忘机怎么会突然联系到这二人?”

“先前来时遇见过,”顿了顿,蓝忘机道:“路上听闻有邪祟出没却未得见,当地人言他们不曾让其他世家插手此事,或许他们要抓的并非邪祟。”

“前日见过苏涉一面,的确是同金氏客卿一道,忘机的意思是?”

蓝忘机摇了摇头,“现今所解不多不便断言,只是金麟台上定还藏了什么秘密,兄长多留几分心。”

“我会的。”蓝曦臣面色亦有些凝重。


辞别兄长,蓝忘机回到客居时,已有近一个时辰,月近中天,清辉满庭。

只是推开房门,他最不愿看到的事还是出现了,桌上尚摆放着小魏婴一路所购之物,可原该笑着跑到自己身边的身影却不得见。



下篇

评论(19)

热度(168)

  1. 蓝羽逸柒酒 转载了此文字